地獄少年。 地獄少女対地獄少年 (じごくしょうじょたいじごくしょうねん)とは【ピクシブ百科事典】

只念一遍楞嚴咒,地獄火滅生蓮台[佛網Life論壇]

地獄少年

黑榜 「黑榜」,其實就是地獄總部發出的通緝犯排行榜。 地獄針對那些逍遙法外,有重大惡行的鬼怪們,做了一張通緝名單,就叫「黑榜」。 「黑榜」上頭的妖怪,都會根據他的排名,有一定的懸賞金額。 其目的是鼓勵獵鬼小組或是其他有能力的除靈者,更積極除去危害人間的妖怪。 不過「黑榜」上最可怕的,莫過於前面的十六頭目。 十六頭目,分別是四張ACE,四張老K,四張惶後Q,四張傑克J的十六位超級強者。 四張老K指的是四個擁有龐大軍團的鬼怪頭目。 四張惶後Q則是四個女性的大妖怪。 四張傑克J則是四個獨來獨往的的強大鬼怪。 而四張ACE,則是地位已經淩駕上述十二位高手的特級神魔。 十六頭目中,最便宜的賞金梅花J,都有超過五億的價碼。 甚至只要通報行蹤,都可以領到五百萬的懸賞。 但是,這一百年來,仍沒有人能撼動這十六頭目的地位。 不過,根據地獄總部內部的消息,堅如磐石的十六頭目地位,最近卻面臨了可能易主的危機。 原因無他,因為吸血伯爵德古拉和亞瑟王脫離了地獄掌握,如果他們決心要幹出一番大事,十六頭目恐怕要換人做做看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相對於地獄公佈的「黑榜」,鬼怪黑道們也針對獵鬼小組,頒佈了一個「白榜」。 「白榜」是針對獵鬼小組的人頭,進行懸賞。 曼哈頓獵鬼小組 『獵鬼小組』成立的時間相當久遠,而且遍佈全世界,最早正式的資料,卻是源自於古老的中國,一名叫做鍾馗的落第狀元,進入地獄後接受地獄的委託,組織地獄人員,對危害人間的惡靈,進行肅清和淨靈的工作。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世界各國也逐漸跟進,為了保護人間不被惡靈攻擊,也為了維持人間和地獄的平衡,獵鬼小組有如雨後春筍般,在世界各處成立。 獵鬼小組成員的遴選,主要是針對在人世間有著強大力量的人,他們死後有夙願未了,地獄便跟他們簽下合約,幫助這些強者完成夙願,同時強者也接受地獄的訓練,然後回到人間維持和平。 獵鬼小組的工作十分繁雜,而且各國的習俗也不盡相同,唯一可以確定的,獵鬼小組雖然發揮極大的功能,卻非無敵。 遇到真正的怪物,還是需要向地獄本部求救的。 J所領導的『曼哈頓獵鬼小組』,更是數百年來,獵鬼小組中的翹楚。 曼哈頓獵鬼小組,成立時間總共四百五十一年,不少有名的地獄高手,都曾是這小組的成員,有些人完成夙願然後「畢業」,不少人也英勇的在戰場上殉職。 目前因病請假,暫時無法接受任何任務。 少年H,年資兩年,期間完成八十三件案子,案件太少不計完成率。 他的身分是「獵鬼小組實行生」所以不予編號。 實習結束,已經確定要分發到臺灣獵鬼小組。 這次地獄列車任務結束,曼哈頓獵鬼小組全部換血,這樣的情形,在獵鬼小組的歷史中,也是十分罕見的,多是經歷十分慘烈的大戰,或是圍捕地獄排行榜中前十名的老大,才會偶而出現的慘況。 曼哈頓獵鬼小組歷史悠久,揚名國際,是全世界獵鬼小組的楷模,所以向來也負有培育獵鬼小組實習生的重責,這次全部瓦解,更成為地獄十分頭痛的大事。 第一節 一封來自臺灣的信 親愛的少年H先生: 您好,H先生,我是臺灣地獄管理局局長。 非常冒昧寫這封信給您。 會寫這封信的原因,是因為臺灣靈界,出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大案件,無奈臺灣的獵鬼小組能力不足,無法處理,聽說您也是源自古老中國的靈界高手,跟我們同源同種,所以才鼓起勇氣跟您求助。 這事件我曾跟亞洲地獄管理局反應過,可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是一件靈界事件,所以亞洲地獄管理局也無權加派武力來駐守臺灣。 可是,根據我長時間處理靈界事件的經驗,我有強烈的預感,這件事必定與靈界,地獄,甚至天堂,有著非常大的關連。 所以百般無奈之下,我決定寫這封信給你。 希望你能本著同是中國人的立場,來協助臺灣處理這件奇特的案件。 臺灣地獄管理局局長 小蔣留 少年H把信折起來,沉思著。 這封信從他收到為止,兩個月的時間,來來去去讀了不下十遍,他不斷思索裏面所提到的「大事件」。 臺灣?據說那是一個位在大陸東南方海洋上的小島,對地獄來說,那是一個非常平靜,少有大事的祥和之地。 不過,也因為如此,官腔跋扈的地獄管理局,才更有可能忽略臺灣出大事的徵兆。 他起身,拉開窗簾,迎面而來的,是讓人精神一振秋天陽光。 沉浸在這片舒坦的日光中,讓少年H不由的想起了,幾周前,那場慘烈到讓人畢生難忘的「地獄列車事件」。 雖然「地獄列車事件」被層層的地獄管理組織給壓了下來。 地獄發行的報紙上,也只有少數的報紙用極小的篇幅,簡單的描述。 「曼哈頓地獄列車發生小暴動,造成列車幾乎誤點。 」簡單的一行字,裏頭不知道隱含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大戰,多少生死相搏的驚險場面,更別提這些列車上的人物,都是地獄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了。 這報導只有一行字,甚至比不上「地獄貴夫人」新推出的「血肉果汁機」的廣告。 可是,地獄就是這樣的地方,越是真實的報導,越是會擾動人心的事實,地獄高層永遠用最嚴密的方式控管。 這一戰之後,少年H原本就要離去的心,又更堅定了。 他並不是害怕生死關頭,也不是恐懼魂飛魄散,他只是想回到故土,他好想念那說話會卷起舌頭的北京話,那個污濁髒亂,卻又倍感溫馨的黃色大地,中國。 所以這次臺灣的邀請,他毫不考慮的答應了。 他站在陽光明媚的午後房間裏頭,突然想到,距離他離開曼哈頓,只剩下短短一周的時間了。 是應該去跟老朋友道別了。 第二節 探病 少年H穿上一件紅色的薄夾克,戴上墨鏡,背著 Nike 背包,非常輕鬆的出門了。 他這身裝扮,是跟美國小孩學來的,他發現,越是高明的身手,越要懂得將自己隱藏在人群中。 中國一位諧星不也說過,「七大武器之首,是板凳」,就是這樣的道理。 那位諧星其實是前任的地獄獵鬼小組成員,還是被人尊稱為中國長江一號的高手。 不過他退休之後,就進入演藝界,把他滿腦的鬼點子變成電影。 少年H想著想著,就到了狼人T現在居住的地方。 「曼哈頓一號鬼醫院」 這裏乍看之下,是被廢棄的古屋,其實裏頭可熱鬧了,因為這裏是曼哈頓醫院中,設備最齊全也最多病患的一間醫院。 少年H拿著狼人T寄給他的明信片,上頭有著狼人寫給他的病床號碼,還有狼人T代表親密的一個血色狼吻。 「啊!T12300號。 」少年H在一個病房門口止步,「是這裏了」少年H握住門把,正要推門時,突然聽到裏頭傳來一陣笑聲。 少年H微微一笑,推門而入。 裏頭的景色,是一個高大壯碩的男子,被十幾的小朋友包圍著。 每個小朋友都伸出手,扯著那名男子,笑喊道,「狼叔叔,我們還要聽嘛!你多說些故事嘛!」 那個小孩口中的狼叔叔,正是曾與少年H並肩奮戰,將地獄列車,平安送達終點的戰士,狼人T。 只是此刻的他沒有變身成狼人,一頭騷亂的長髮,披在肩膀上,顯出他的不修邊幅。 但是他一臉濃眉大眼,猶如刀斧鑿開的英挺五官,反而將他的不羈,襯托成豪放迷人的流浪者氣息。 狼人T看見了少年H,先是一愣,隨即那對大眼睛笑成了一線。 「叔叔有朋友來了喔!」他摸了摸周圍小孩的頭髮。 「下次叔叔再跟你們說,『三隻邪惡魔鬼豬,被帥氣狼吃掉』的故事,好不好?」 「叔叔你賴皮!」小孩們嚷著不依。 「你還有『帥氣狼打敗巨大母羊和七隻小怪羊』的那段,上次也沒講!」 「好好好。 」狼人T哭笑不得,「叔叔再加一個,『奸惡魔王小紅帽,被帥氣狼用計打敗』的故事。 」 小孩聽到狼叔叔許下承諾,高興的一轟而散。 少年H目送著小孩離去的背影,笑著說。 「都是狼族小孩?」 「對啊。 」狼人T在床上往後一倒,雙手枕在頭後。 「都是一些被父母拋棄的孤兒,真是可憐。 」 「嗯。 」少年H隨手把他帶來的一袋哈蜜瓜放在桌上「給你的,什麼時候出院?」 狼人T先是呆呆的著那一袋哈蜜瓜,然後用他的大手摸了摸少年H的額頭。 「H兄弟,樓下有發燒科,你要不要去掛個號?」 「發燒科?掛號?」 「對啊。 」狼人T看著那袋哈蜜瓜,「你來探狼人的病,竟然帶哈蜜瓜?你不是發燒是什麼?你以為狼人吃素啊?」 「哈哈哈哈。 」少年H大笑起來,用手揉了揉狼人T的鼻子。 「慘了慘了,你的鼻子不管用了,連是什麼都聞不出來?提早退休了啦,一起來臺灣玩吧。 」 「什麼啊?我是因為沒有變身,如果我變身……」狼人T露出不服氣的表情,對著那袋哈密瓜嗅了嗅。 「這是鹿肉!而且氣味濃郁……是加拿大森林的五角鹿?」 「當當!猜中了!」 「你哪弄來的啊?五角鹿肉被我們狼族奉為最上等極品啊!」狼人一聲歡呼,急急的撕開塑膠袋。 「看你急的……」少年H笑道,「我托朋友從走地獄路線運來的,絕對新鮮。 」 「哈哈哈。 」狼人T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對著那袋被哈蜜瓜包住的鹿肉,用力深呼吸,感受裏頭芬芳的肉香。 「醫院裏頭的伙食爛斃了!還是你最瞭解我!H兄弟!」 「嗯。 對了,你什麼時候出院?」少年H悠閒的坐在病床的邊緣。 「醫生說還要一個月,悶死我了!」狼人T歎了一口氣。 「他說我胸口被割開,傷及心臟和肺葉,這個傷最麻煩,肚子的傷痕倒是好的很快。 據說是貓女切的時候,又狠又銳利,又巧妙的避開神經,所以組織沒有壞死。 縫上線之後,幾天就痊癒了。 」 「貓女……真是厲害啊。 」少年H彷佛陷入了回憶,「說實在的,我真不想再跟她打一次了。 」 「是啊。 」狼人T摸了摸肚子的傷痕。 「貓女實在是個悍角色,據說她現在被關入了地獄第九層的極寒監獄中……實在讓人惋惜……」 「極寒監獄?!」少年H一陣錯愕。 「貓女沒殺半個人,為什麼要被送入地獄中最嚴酷的極寒監獄。 」 「我也是在醫院聽人說的。 」狼人T歎了一口氣,貼近少年H的耳朵,說道。 「因為她是列車上,唯一還保持清醒的頭目級人物,所以地獄管理局用盡酷刑要她說出主使者,可是,貓女不管受到什麼樣的酷刑,總是掛著甜孜孜迷人微笑,什麼都不說。 最後主審官一怒,就把她送進了極寒地獄。 」 「啊,貓女,其實……我覺得……」少年H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頸子,回想跟貓女對決的情景。 一句話脫口而出,「她是故意放我們一馬的。 」 「H兄弟。 」狼人T沉吟半晌,慢慢說道。 「原來你也這樣想。 」 「啊!你也這樣覺得?」少年H一驚,整個人從床邊跳了起來。 「貓女以暗殺和巫術聞名靈界,先說她割開我的肚子手法,連醫生都讚歎無比,超越外科手術的俐落技巧,讓我完全沒有受到永久性傷害。 」狼人T說道。 「還有她與你對決的時候,你難道不起疑嗎?她巫術這麼厲害,恐怕不在你的道術之下,卻從頭到尾都沒有使用……」 「是啊,我也曾經起疑。 」少年H慢慢的歎了一口氣,「貓女是刻意不殺我們,但是,我想不出理由。 」 「嗯,貓女一定有她的理由,不肯明說,也因為這樣才會被打入極寒監獄中。 」狼人T苦笑。 「讓我有種奇怪的預感,這個地獄列車事件,恐怕還沒有結束。 」 「……」少年H點了點頭。 「我也這樣覺得,地獄列車事件,恐怕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 第三節 地獄醫學局 少年H離開了曼哈頓一號醫院,心頭沉甸甸的頗難受。 不只是即將要跟這群出生入死的夥伴告別,還有聽到貓女的事情,讓少年H心情更是低落。 整個地獄列車事件,似乎陷入了陰霾霾的膠著中,地獄管理局始終無法查出德古拉伯爵和亞瑟王為什麼憑空消失了,還有他們究竟到哪去了? 這兩個實力超強的絕世高手,說要被敵人同時滅殺,幾乎是完全不可能的。 唯一的解釋,他們在最後一刻闖開了列車的牆壁,然後遁走了。 但是兩位在地獄中頗受尊崇的長者,為何要做出這樣的決定? 實在太不合理了! 少年H深深了一口氣,他決定什麼都不想了,眼前最重要的是去臺灣,把臺灣的案件處理掉。 曼哈頓的地獄列車事件,就讓它劃上尾聲吧。 他思索間,眼前的一棟建築物讓少年H停下了腳步。 「地獄醫學局」 「地獄醫學局」可以說是地獄中最神秘的組織之一,醫學局裏頭的人員,多是世界有名的醫學靈魂,現任局長更是中國當年的醫聖華陀。 醫學局和平常的地獄醫院不同,這裏不和一般的病患打交道的。 他們研究的,是更高領域的靈子醫學。 他們甚至成功研究出「複製羊靈魂」。 他們將這個羊的靈魂命名為「不逃力」。 可是對於複製靈魂的行為,卻震驚了整個地獄,輿論的壓力之下,迫使「地獄醫學局」轉為研究抑制「地獄癌症」和克服「地獄愛滋病」的藥物。 但就少年H對華陀的認識,此刻的他,決不可乖乖服從於輿論的壓力,他一定固執的繼續他複製靈魂的研究上。 所以,J才會被送入這裏。 J已經死了,當時他已經確認過。 身受如此殘酷的酷刑虐殺,J不像阿努比斯擁有特異的靈魂。 照理說他應該早已魂飛魄散,不得超生。 但是,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讓身體已死,靈體重傷的J來到「地獄醫學局」,接受非法的「靈魂重生」療程。 少年H可以感覺到,當初蒼蠅王為了J所做出的犧牲,是多麼大了!那一句「賣我蒼蠅王一個面子」,不知道要付出蒼蠅王多少的代價! 現任「地獄出入境部長」的蒼蠅王,等於握有醫學局在邊境進出各種藥物和物品的生殺大權。 尤其是在醫學局所進出的貨物,恐怕都是不能見光的秘密禁品的情況下。 蒼蠅王等於賭上了自己的前途,為了J,也為了獵鬼小組。 說到蒼蠅王,少年H倒是很敬佩的。 為了他,獵鬼小組不顧生死踏上充滿兇暴怪物的列車,也是沒有人多說第二句話。 少年H知道,他就算來到「地獄醫學局」,戒備森嚴的醫學局不可能准許他進入。 所以他只在門外,深深的一鞠躬。 輕輕的說道,「組長J,我走了。 謝謝你這兩年的栽培。 」 少年H在幽靈騎士的墳前,獻上一束花。 他雙掌合十,默禱著。 「幽靈騎士啊,我活著的時候,人們總說,不知道死後的世界如何?可是我死了以後,才發現,原來死亡之後還有一個未知的世界。 所以我並不知道你來到地獄之後,又死了一次,這次會到哪里去?」 「地獄有十八層,但是十層以下的阿鼻地獄,就不是天堂和管理局能夠控管了,有人說在地獄死掉的人會到阿鼻地獄去,可也有人說,在地獄死去的靈魂,會魂飛魄散,永遠消失。 可是,我現在到蠻希望,我們地獄死人,死後還有一個世界,管他叫做什麼阿鼻地獄?還是地獄的地獄?抑或是地獄的地獄的地獄?你應該會到那裏去吧。 」 「也許你現在已經報名了『地獄的地獄』的獵鬼小組,負責幫『地獄』除去惡靈,就像是我們幫『人間』除靈一樣,這樣就算看不到你,我也可以感覺到你的存在。 」 「嗯。 其實我們都很羡慕你,你最後一戰打得精彩,還把你的宿敵蘭斯洛打敗。 至少,你不用再被這些悲傷的夙願所牽累。 祝福你,你自由了。 」 「再見,雷。 英勇的幽靈騎士。 」 第四節 沉睡的吸血鬼女 嘶碰……公車門緩緩開啟。 少年H跳下公車。 他右手握著一張紙,紙上寫著一個位址,這是吸血鬼女的住址。 這是少年H告別老友之旅的最後一個目的地,吸血鬼女所居住的公寓。 可是,他很猶豫,該不該按下電鈴,拜訪這個夥伴。 因為,距地獄列車事件結束,已經整整三周了,吸血鬼女卻仍在昏迷中,始終沒有醒過來。 地獄管理局的人曾經不斷嘗試想喚醒吸血鬼女,因為她是當時被打破的八號車廂中,唯一的生還者。 人們推測,她也許在意識不清之際,看到一些關鍵的線索。 像是誰打開了八號車廂的牆壁?還有德古拉與太陽之王到哪去了? 整個列車遺留下的謎題,八號車廂的破洞,彷佛就是一把鑰匙,只要打開了這道謎之門,也許就能知道是誰按下了黃泉之門的開關?誰在最後一刻逆轉了小丑?又是誰最初把這群怪物送上列車?這些謎題都會像骨牌的連鎖效應一樣,一個接一個打開。 地獄管理局的人們,都是這樣深信的,因為目前所有的謎語都糾纏在一起,就好像一片卡死的三巧板,哪一塊三巧板能夠先就定位,後面的部份才能繼續下去。 所以他們對吸血鬼女的清醒煞費苦心,可是她還是保持最後昏迷的姿態,雙眼緊閉,面無表情,彷佛還在夢境中優遊。 到最後,他們不得不放棄,把她送回她的公寓。 而公寓中,一個苦苦等待媽媽回來的女孩,一看到睡著的媽媽終於回來,就緊緊抱住媽媽,眼淚不斷的掉落,再也不願意放開她的雙手。 少年H猶豫著。 他知道此刻的道別是不合時宜的,因為他不但只能見到昏迷不醒的吸血鬼女,甚至還會碰到淚眼汪汪的小女孩。 可是,就他右手在電鈴前慢慢握拳,然後歎口氣,轉身要走的時候。 門,依呀一聲,打開了。 十歲的金髮小女孩打開了門,然後看著少年H,一句話也沒說。 「啊啊……」少年H一時間慌了手腳,面對一個十歲的小女孩,要比面對三層樓高的強壯怪物要困難的多了。 「你來找我媽媽的嗎?」小女孩問道。 」少年H猛點頭。 「我媽在睡覺喔。 」小女孩把食指放在唇間,小聲的說。 「我知道。 」少年也學著小女孩,小聲的說。 「我原本想跟她說幾句話。 不過現在……」 「請進。 」小女孩慢慢把門完全打開。 「哥哥你進來吧。 」 「謝謝。 」少年H站在外頭,卻沒有要進去的意思,「我想不用了,因為……」 「大哥哥,等一等……」小女孩看見少年H要走,竟然有些急了。 「啊,小妹妹,怎麼了?要哥哥替你買什麼東西嗎?」 「不是!大哥哥!」小女孩抓住少年H的手,就要把他拉進屋子裏。 「你不能走,不能走。 」 「這……」少年H沒有出力抵抗,就被小女孩拉進了屋子裏。 一走進這間公寓,少年H登時有種非常溫馨的感覺。 淺紅色的地毯,深棕的長沙發,古色古色香的壁爐,將原本冰冷的公寓空間,佈置的有如溫暖的小窩,可以看出,吸血鬼女是一個非常有品味的家居主人。 「大哥哥,可不可請你去看看媽媽?」小女孩看著少年H,美麗的淺藍瞳孔,說著她的懇求。 「這,這當然好。 」少年H微微一笑,他走了幾步。 突然停步,轉頭問道,「小女孩,剛才你怎麼知道大哥哥在門外?要來開門?」 「嗯。 」小女孩抓住少年H的手,小聲的說,「這是個秘密,大哥哥不准跟別人說喔。 」 「好!打勾勾。 」 「不可以告訴別人喔。 」小女孩把嘴靠在少年H的耳朵輕輕的說道。 「是媽媽告訴我的。 」 「赫!」少年H大驚,差點跌在地上。 「你剛說什麼?吸血鬼女醒了嗎?!!」 「沒有醒啦……」小女孩聽到媽媽的事情,大大的藍色眼睛有些濕潤,小小的鼻子皺成一團。 「但是,是媽媽告訴我的。 」 「我不懂。 」少年H摸了摸頭。 「她既然還沒醒,你又是怎麼知道……」 「你來了就知道。 」小女孩拉著少年H的手,走進吸血鬼女的臥房。 少年H走進房間,只看見一張紅黃相間的古銅大床,上面躺著一個非常安詳的女子,女子一頭柔細的金髮在枕頭上撒開,彷佛是等待著清醒的公主。 果然,吸血鬼女還在沉睡。 小女孩跑去牽起吸血鬼女的手,對著少年H說道,「媽媽的手指頭,剛才動了喔!」 「嗯?」少年H露出不解的微笑。 小女孩興奮的臉頰潮紅,說道:「她手指頭跟我說,她要等的人來了,要我趕快去開門!」 「啊?手指頭怎麼跟你說話?」少年H越來越不知道怎麼跟這個十歲的小女孩溝通了。 怎麼想,都是三層樓高的怪物比較好對付啊。 「真的啦!」小女孩臉頰嘟起來,「媽媽的手指會說話,不然你來摸摸看。 」 「好好好。 」少年H聽她的話,把手放在吸血鬼女的手指上,安靜的等了一分鐘。 「沒有啊,手指頭又沒有嘴巴,不會說話……咦?」 靈波!?少年H一驚,原本掩飾的高手氣勢整個暴漲,「吸血鬼女在釋放靈波?」 「大哥哥,你看,媽媽的手指頭是不是會說話?」小女孩看見少年H整個氣勢陡然一變,得意的說。 」少年H閉起雙眼,右手緊緊抓住吸血鬼女的手指,呼吸調緩,心靈放空,他要嘗試捕捉吸血鬼女斷斷續續的靈波。 小女孩看見少年H突然嚴肅起來,很懂事的安靜下來。 「吸血鬼女在釋放靈波,表示她的靈魂還在,只是沒有辦法清醒,她想告訴我什麼呢?」少年H眉頭微蹙,只有靈能修行者,才能釋放出可以被偵測到的靈波。 在靈子學中,靈子是構成靈魂最基本的單位,而每個靈子都有一定的振動頻率,也有固定的波長。 但是一般的亡靈,他們的靈波都非常的短,就算是最精密的儀器也難以偵測。 可是修行者,可以自由調整靈子振動的頻率,頻率反比於靈波的波長(請參考量子力學:deBroglie定律),尤其是極為高明的修行者,甚至可以釋放出肉眼可見的靈波,也就是所謂的「氣」 在地獄列車上,少年H就曾見過德古拉手中幽幽的黑氣,那是頂級高手才能展現出來可視靈波。 而陰暗屬性的德古拉,展現的靈波就是灰沉的黑色。 而此刻,吸血鬼女正嘗試由靈波,溝通少年H。 可惜無論是吸血鬼女和少年H,都沒有足夠的修為,能將靈波提升到肉眼可見。 所以,為今之計,是少年H調整自己的靈波長度,跟吸血鬼女的靈波吻合,至少要相當接近,才能真正明白她的意圖。 少年H潛心進入靈修的狀態,他不斷深呼吸,這是中國古老武術的基本法則,呼吸法。 他得要跟吸血鬼女的靈波同調才行。 「啊!」少年H一瞬間,捕捉到了吸血鬼女的靈波,但是同時身軀一震。 碰!少年H彷佛被什麼重力擊中,整個人從床邊彈起,狠狠撞上了牆壁。 然後他身軀緩緩的,順著牆壁滑下。 小女孩似乎被少年H的異常嚇呆了。 「大哥哥……你……你怎麼了?」 少年H慢慢睜開眼睛,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跡。 「沒事,我只是突然明白,你媽媽想跟我說什麼。 」 第五節 機場 少年H抵達臺灣中正機場之時,已經是深夜。 他背著簡單的行李,站在白的發亮的機場大廳,正在沉思著,現在實在太晚了。 得先找個地方歇歇腳,明天再連絡臺灣地獄管理局。 正他躊躇著,晚上要去哪過夜時,人潮稀稀落落的機場大廳中,竟然有三個人高舉著一個紅色的板子。 板子是這樣寫的。 「歡迎少年H,古老中國的大師,蒞臨臺灣。 」 「啊!」少年H急忙對著那個板子跑過去。 「你是誰啊?」舉著牌子的幾個人,完全無視這個陌生少年的到來。 「小朋友不要來煩我們,我們在等一個大人物。 」 「你們不是在找少年H?」少年H問道。 「對啊。 」其中一個胖胖的傢伙,指著板子說,「上頭不是有寫嗎?」 「我就是少年H。 」 「小朋友不可以說謊喔。 」一個年紀約莫二十來歲,打扮新潮的美女,摸了摸少年H的頭。 「少年H可是中國古老的大師,你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不可以騙人喔。 」 「嗯。 少年H是中國古老的大師?」少年H用手指磨了磨下巴。 「原來謠傳是這樣說的啊?我是少年H,可是我不是大師啊。 」 「像這樣的大師,一定不可能是小毛頭的,雖然他名字有『少年』,想必是他的代號吧。 」美女露出崇拜的笑容。 「也許是他的戰鬥密碼。 」舉牌的第三個人說道,他約莫二十來歲,帶著一副深度近視的眼鏡。 「可能是大師人老心不老,所以刻意取名為『少年』,給人一種年輕的感覺。 」胖胖的男子也跟著說。 「對啊,中國古老的大師應該就是這樣!」美女聲音微微提高,難掩她的興奮之情。 「充滿深厚的智慧氣質,卻又保持年輕人的好奇心,好期待!好期待!這位傳說中的大師,就要來臺灣了!」 「對啊。 」帶著眼鏡的男孩看了看手錶。 「只是大師的飛機似乎誤點了?時間算一算,他也該到了。 」 「你懂什麼!所謂的大師?就是要讓人等的大人物!」舉牌的胖子說道。 「我想我們就算等到天亮,也是應該的,大師在考驗我們的耐性,看我們有沒有資格接受他的栽培!」 「喔喔!大師……」只見接機的三個人同時用一種癡迷的眼神,看著板子上頭的「大師」兩字,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聲音。 少年H呆呆的看著他們幾個一搭一唱,突然有種衝動,想要馬上買張機票,飛回曼哈頓。 因為他發現,什麼比三層樓高的怪物更能對付?是十歲的小女孩!什麼比十歲的小女孩更難對付!?就肯定就是臺灣地獄管理局派來接機的人員了。 「嗯……」少年H實在不忍心讓他們繼續等下去。 「其實你們說的那位……嗯……古老中國的大師……就是……」 「是他!!!」 少年H話還沒說完,那三個接機人員同時把手指向前方,尖叫道。 「肯定是他!那個正向我們走來的人!」 「看他滿臉的斑白的長鬍子,智慧的眼神,悠閒的態度!正是我理想中大師的模樣!」「還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袍,右手拿著一本發黃的古書,實在,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果然是大師~~」 少年H順著他們的方向看去。 果然看到一個頗有「大師」風采的人,正踏著悠閒的步伐,手裏持著一本發黃的古書,緩步對著他們走來。 三個接機人員,爆出歡呼的聲音,對著那「大師」奔了過去。 「大師!大師!」「你終於來了!大師!」 「這……」少年H手插著腰,正自苦笑。 「怎麼這麼巧,剛好這時候,蹦出一個大師。 」 那位「大師」看見有三個人高舉著紅牌子,興高采烈的一邊招手一邊朝他跑來,「大師」嘴角隱隱揚起一個微笑。 少年H搔了搔頭上的棒球帽子,在原地緩緩踱步,他在思考要如何跟這群臺灣地獄局的人員解釋,其實軀殼這樣的東西,並不是絕對的。 「不對!」突然,少年H動作一頓,猛然抬頭,往他們的方向看去。 前方,那個「大師」正張開雙臂,發出呵呵的笑聲,迎向那三個無厘頭的臺灣人。 少年H臉色微變,右腳一蹬,有如一隻奔騰的羚羊,身軀劃出美麗的軌道,頓時追上臺灣那三人。 「欸?」胖子只覺得頭上被人輕輕一踩,一個俐落的黑影,落在他們前面。 這黑影右手前指,伴隨著一道銳利的金色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插入那個「大師」的胸口。 「妖怪!還不現身!」 這黑影不是別人,正是少年H。 一片慌亂的驚呼中,那大師模樣的人,暴吼一聲,衣服碎開,毛茸茸的肌肉從裏頭露了出來。 此時,少年H耳中傳來一個溫柔的女音。 「小兄弟,謝謝,接下來讓我們來吧。 」話一說完,少年H看到一條紅色的絲線往前甩去,剛好捆住了那妖怪的脖子。 同時,剛才那個新潮美女手持著紅絲線,越眾而出,繞著妖怪狂奔起來。 隨著美女的奔跑,紅絲線越綁越多圈,把妖怪緊緊捆住。 妖怪發出尖叫,不斷掙扎,妖氣暴漲,紅絲線頓時被崩斷不少。 情況危急,美女高聲斥道。 「死胖子!還不快來幫忙!」 同時間,那胖子大喝一聲,右手高舉,一個比他身軀還要大上幾分的巨大銅槌,憑空出現。 「急急如律令,怪物受死!」話一說完,胖子高高躍起,雙手持錘,對著這頭妖怪狠狠地砸了下去。 銅錘落下,轟然巨響,激起沖天的煙霧。 最後一個深度近視的男子,扶了扶眼鏡,從口袋拿出一個奇怪的機器,笑道。 「換我了,看看我的電子收妖儀,把他變成我的電子寵物吧。 」可是,男子的機器並沒有派上用場。 因為胖子的銅錘沒有擊中妖怪,它被擋住了,被一隻瘦弱少年的手,給輕鬆擋了下來。 這手的主人,正是少年H。 「且莫殺它,留活口問話。 」 眾人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胖子的伏魔錘,竟然被一個小夥子用單手,輕鬆擋下。 少年H起身,右腳踩住那妖怪的胸口,只聽到那妖怪發出一聲低嚎,适才崩斷紅線的兇暴的模樣盡去,頓時變成小貓般溫馴。 它吁吁喘氣,在少年H的腳下,再也無法動彈。 少年H看著滿臉訝異的那三名臺灣人,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 「我就是少年H,你們好。 」 第六節 臺灣獵鬼小組 「天師您好,我的名字叫做宏剛,叫我阿胖就好了。 」那個胖子靦腆的笑了笑。 「我不是什麼有名的高手啦。 剛才你看到的就是我的法寶,伏魔錘。 我是臺灣獵鬼小組的三號。 」 「天師您好,我叫做珍娜,可以叫我娜娜。 」剛才拿著紅絲線纏繞妖怪的美女,比著自己說道,「我是臺灣獵鬼小組的二號,我擅長的武器是靈絲,我可以把靈氣轉化成絲狀,用來捆綁和追蹤敵人,很有效喔!」 「天師,你好!我叫做眼鏡猴。 」那個帶著深度近視眼鏡的男子,消瘦的臉龐露出淺淺笑意。 「我是臺灣獵鬼小組的四號,可惜,剛才都沒有我表現的機會,我最擅長的是『靈電學』,我的武器都是用科學方法製造的機器,來對付靈界的妖魔鬼怪。 」 「用科學儀器除靈?」少年H詫異的問。 「對啊。 這是新一代地獄興起的除靈方式。 」眼鏡猴答道。 「我自己研發了許多關於靈能的機器,還有超過一百項專利喔。 下次再讓天師看看我的厲害吧!」 「嗯嗯。 」少年H跟三人微微欠身,「原來是臺灣的獵鬼小組到了。 失敬失敬,我是曼哈頓獵鬼……」 「曼哈頓獵鬼小組!」娜娜搶著說道, 「天師你不用自我介紹了,我們幾個人早把你的資料倒背如流了!你是我們臺灣獵鬼小組的共同偶像喔!」 「偶像?!」少年H一呆。 「我……?」 「是啊。 您還在人世時,自創太極拳,還成立武當一派,早就是我們每個武俠小說迷心目中的偶像了!」娜娜激動的說著。 「當我們知道您兩年前從地獄回來,加入曼哈頓獵鬼小組,我們都興奮到睡不著!我還收集了您當時在地獄日報上全部的剪報!只是……沒想到您真的來臺灣了!!哇!!」娜娜話還沒說完,用手捂住嘴巴,竟然激動到紅了眼眶。 「這……會不會太誇張了。 」少年H哭笑不得。 「原來我這麼出名?」 「你當然有名啦!」眼鏡猴習慣性的扶了扶眼鏡,介面說道。 「『世界獵鬼小組雜誌』還把你評為年度最有希望的新人。 當然,我個人最喜歡的是美麗妖豔的吸血鬼女。 她已經蟬聯十年拿到最受歡迎,最美麗,還有任務完成率最高的巨星了。 」 「我出道才兩年,不知道原來獵鬼小組還有這麼多……」少年H沉吟著說道。 「尤其是一個月前的地獄列車事件,我必須說,您實在太棒了。 」始終沒出聲的胖子,低沉的嗓音顯得十分興奮。 「聽說您收服牛頭?燒了整車的野獸?還單挑貓女?最後還大敗日本妖?我真的忍不住要問,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啊。 只是地獄不是封鎖消息,你們怎麼……」少年H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啟齒。 「哇!!!哇!!!」三名臺灣獵鬼小組的成員同時發出驚叫,還激動的互相擁抱。 「真的欸!您真的燒掉整車的野獸凶靈?!您真的收服獄卒牛頭!?還跟日本棋靈下棋?」 「可是……」 「您別說了!您真是我一輩子要追隨的對象啊。 」眼鏡猴把手放在少年H的肩膀上,另一手平貼在自己的胸前,做出宣誓效忠的姿勢。 「可惡!你這臭小子!竟然先我一步!」胖子怒吼一聲。 「明明是我先要效忠的!」 「不……」少年H只覺得眼前這三人又可愛又胡鬧,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問題悶在我心底很久了。 」眼鏡猴扶了扶眼鏡,嘴巴靠近少年H的耳朵,小聲的說。 「請問……」看見眼鏡猴的表情如此嚴肅,少年H打起精神說道。 「因為你親眼見過,我一定要問你,」眼鏡猴用力深吸了一口氣,鼓起了全部的勇氣問道。 「雜誌說,貓女是近一千年來最性感的女魔星,你覺得呢?」 「貓女!!?!」少年H表情一陣錯愕。 「還……還不錯!」 「阿哈!」眼鏡猴發出歡呼,「我就知道,阿胖你輸了!貓女才是第一名的女星!我要去收集貓女的海報了!」 「咳咳……」就在他們四人正討論的興高采烈之際。 少年H的右腳下,傳來一個咳嗽的聲音。 「咦?」娜娜看著那妖怪,雙手叉腰說道,「奇怪!我們聊的正高興,你這妖怪幹嘛咳嗽?」 「不,天師的右腳實在太厲害,我怕你們在聊開了,我的胸口就要被天師給踩爛了。 」妖怪苦笑。 「說的也是。 」少年H微微一笑,伸手入懷,拿出一面古銅鏡。 「來吧,先入我的八卦鏡。 」就在少年H聚精會神,舉起八卦鏡、要把這妖怪收入鏡中之際。 眼鏡猴突然大喊一聲。 「天師,萬萬不可!」 第七節 幻形怪 「怎麼?」少年H微微一驚,手腕一抬,八卦鏡在他手中急速旋轉起來,上頭的紅光閃動兩下,總算緊急煞車,沒有將這只糊塗的「大師」妖怪給收入鏡中。 「呼呼,天師還好您住手了。 」眼鏡猴喘了兩口氣,「現在萬萬不可收,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辦!」 「什麼事這麼重要?」少年H打起精神,難道臺灣獵鬼小組對付妖怪,有比收入八卦鏡更好的辦法嗎? 「這件事可重要了。 」眼鏡猴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入懷,掏出一個手掌大小的長形物體。 這銀色物體,赫然是一台手機。 眼鏡猴把手機對準那只躺在地上的妖怪,高聲問道,「大家準備好了沒有~~?」 「好了~~」娜娜和阿胖兩人跑到妖怪的旁邊,一個人抓著妖怪的頭,一個人用腳踩著妖怪的胸口。 兩人同時對眼鏡猴的手機,比出V的姿勢。 「咦?」少年H呆呆的看著他們的動作,「你們……是在幹嘛?」 「照相啊!」娜娜甜甜的笑著,「天師您要不要也來照一張?」 「我知道你們在拿手機照相……」少年H搔了搔頭頭上的棒球帽,露出迷惘的神情。 「可是……嗯……就算我不問原因,一般的靈體,相機是照不出來的啊。 」 「放心啦。 」胖子比了比眼鏡猴,「眼鏡猴可是靈電子器材的高手,靈體攝影這種小技巧,難不倒他的啦。 」 娜娜跑到少年H的身旁,挽著他的手,把少年H拉入鏡頭中。 「天師,這妖怪的頭給您踩,小心別擋住了它的臉,不然就沒有價值了。 」 「呃……」少年H啞口無言。 「我……」 少年H還來不說話,眼鏡猴伸出手指頭,比出一,對他們喊道。 「來,笑一個~」 啪!閃光燈一閃而逝。 一張和諧的照片,三個人和一頭妖,出現在眼鏡猴的手機畫面上。 「你們……打敗妖怪都會跟它合照?」少年H歎了一口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少年H回想起他在曼哈頓獵鬼小組的日子,隊員都是世界聞名的狠角色,平時大家彼此尊敬,偶而開開小玩笑。 一但執行任務,馬上變成冷酷而嚴肅的除鬼高手。 而擔任組長的J,雖然力量未必最強,卻因為瞭解每個組員的特質,適宜的分配每個人的工作任務,讓他們五人有如一台功能強大的機器,分別獨立,又彼此協調,每個任務,都有如藝術品般,快速又精確的完成。 所以,曼哈頓獵鬼小組,才能被喻為世界獵鬼小組的翹楚。 可是他眼前這群臺灣獵鬼小組,剛才不但差點中了妖怪的計謀。 現在竟然還跟妖怪合照?用這樣吊兒郎當的心態除靈,是很危險的。 少年H不由的歎氣。 「我們打敗妖怪都會合照。 」娜娜笑著說。 「可不是單純的當作紀念喔。 」 「喔?」少年H挑了挑眉毛,好奇的問。 這時候,眼鏡猴盯著他的手機螢幕,突然大聲念了起來。 「『幻形怪』,黑榜 編號C56123664,危險度C級,在黑榜排行852名。 出沒地點是英格蘭西部,曾出現在某本暢銷書籍中,專長是變成獵物心目中幻想的模樣,趁獵物心情放鬆時候,再施以突襲。 」 「你這些資料怎麼……啊!」少年H看著眼鏡猴的手機,突然明白了。 「是手機傳訊!」 「沒錯,天師果然聰明。 」眼鏡猴笑著說,「我們剛才把妖怪的圖像傳回獵鬼中心,比對資料,然後中心會將妖怪的資料回傳給我們。 」 「原來你們照相是為了任務需要。 」少年H露出抱歉的神情,「是我誤會你們了。 」 「其實天師您不算誤會我們。 」胖子笑著介面,「眼鏡猴你別賣關子了!你最重要的部份沒有念出來,這頭幻形怪既然進入黑榜前一千名中,賞金一定不少!快點報出來啦!」 「哈哈。 」眼鏡猴扶了扶眼鏡,「我怕天師不能接受我們拿賞金的賺錢方式啊。 好啦,這妖怪黑榜排行852名,懸賞35624冥幣。 」 「三萬五千冥幣!」胖子吹了一聲口哨,「真不少,明天大吃一頓吧,哈哈!」 「哇!」娜娜燦爛的笑了起來,「那我香奈兒皮包終於到手了,真是太好了。 」 「……」少年H什麼都沒說。 只是他心中突然有種預感,這段臺灣任職的歲月,恐怕會過的很辛苦。 第八節 奇異的關聯性 第二天早上,少年H和三名臺灣獵鬼小組組員,一同來到臺北市的臺灣地獄總部。 臺灣地獄總部,設置在非常偏僻的小巷中,一棟外表看來十分破舊的公寓裏。 少年H四人坐上發出嘎滋嘎滋怪聲的超慢速電梯,緩緩的往總部的所在地——十三樓上升。 「運氣很好,我們兩年前才換總部。 」胖子得意的對少年H說道,「全都拜這棟公寓十三樓鬧鬼之賜,我們才可以這麼便宜的租到這一層樓。 」 少年H微微一笑,沒有接話。 這群人已經給了他太多驚奇了。 少年H記憶中的總部,應該是像曼哈頓獵鬼小組這樣的地方,它雖然隱藏在市中心的一棟大廈中,可是它占地將近三百坪。 還有數百名地獄直接支援的工作人員,無論是軟體或是硬體設施,都是頂級的。 因為總部就像是小組的後勤補給,有著優良齊全的後勤,前方的戰士,才能全心作戰,發揮十成的實力。 而此刻他眼前的臺灣獵鬼小組總部,卻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 打開電梯門,少年H銳利的眼睛馬上就發現異狀。 電梯旁蹲著一個面容憔悴的男人,他用手指在地上不斷畫圈圈,嘴裏念念有詞。 少年H眉頭微皺,「這個男人,是亡靈!?」就在他猶豫著,是否要出手伏妖之時。 阿胖直直走過那個亡靈身旁,還順手拍了拍亡靈的肩膀。 「怎麼啦,今天沒去舉牌子抗議?」 亡靈抬起頭,雙眼無神的看了胖子一眼,又低下頭。 「今天沒有遊行,昨天藍党萬人遊行,前天綠黨千人公投示威,所以今天休息,不需要我去助威。 」 「喔。 」胖子嗯的一聲,「也好,反正遊行不過就是領領便當而已,休息一天也好。 」 這時,眼鏡猴附在少年H耳邊說道,「嘻嘻,我們能租到這一層樓,都是靠這個亡靈喔。 如果他沒有把原來的房客鬧走,我們不可能租到這麼棒的地方!不過,他遇到我們就沒轍了……呵呵,我們可是獵鬼小組啊!」 少年H露出奇怪的表情,看了亡靈一眼,又看了眼前的小組總部。 臺灣獵鬼小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機制呢?怎麼跟他記憶中,嚴謹精密的獵鬼小組,組織架構完全不同?想著想著,眼前出現了一個老舊的木門。 木門上,吊著一個被歲月侵蝕,發黴大匾額,上頭寫著「草創臺灣獵鬼小組總部——鄭成功題」 少年H看著這個象徵總部精神象徵的匾額,竟是如此灰舊,先是錯愕,然後不禁微笑。 「見怪不怪。 」 四人走進了臺灣地獄總部。 說是總部,不過是大概三十坪左右的格局,大約七八張堆滿公文的辦公桌,還有牆上吊著一個大白板。 總部裏頭,坐著一個面容清瞿,濃眉大眼的男子,一看到少年H,眼神先是閃過詫異。 隨即,男子伸出了他的雙手,非常熱情對少年H說道,「雖然外貌不合,但是,您想必就是天師吧!您好!您好!」 「您是……」 「我是獵鬼小組的組長。 」那名男子身著奇特的服裝,那是用手工織成的七彩服飾,針工極為細密,讓人不由的眼睛一亮。 「我叫做魯道,叫我阿魯就可。 」 「您好,叫我少年H即可。 」少年H伸出雙手,與他熱情相握。 「你的服裝好漂亮。 」 「你真是有眼光的啦!」阿魯緊緊握住少年H的雙手,濃厚而且獨特的口音,讓人印象深刻。 「這是我們臺灣的山地部落,泰雅族特製的服裝,下次送你一件吧。 」 「謝謝!」少年H倒是挺喜歡這個組長,因為他有種讓人親近的特質,那是一種談話的氣度,還有熱情的態度所集合而成的吸引力。 「相信你已經認識他們三個了。 我們還有一個五號……」阿魯轉頭嚷道,「小三!快出來和真人打聲招呼」 「是……」 這個房間的角落,突然出現一個臉色陰沉的年輕人,歲數大約在十五到二十間,不過他頭髮散亂,面容蒼白,說起話來更是有氣無力。 肯定又是個臺灣獵鬼小組特產的特異人士。 「我……是……小……三……」小三慢慢,慢慢的伸出他的右手。 「你好。 」少年H右手迅速伸出,撈住了小三緩慢的右手。 少年H擔心小三的動作太慢,等他右手到定位,可能天都黑了。 「好啦。 」阿魯笑道,「既然少年H特地來臺灣,第一天我們就辦個『認識臺灣之旅』!」阿魯又說道,「阿胖你們幾個,等一下載少年H四處逛逛,這樣好了,等一下你們就先帶少年H去吃個臺灣小吃,讓他見識見識臺灣小吃第一名的實力!」 「嗯……等等……」少年H終於忍不住,舉手阻止阿魯。 「我知道臺灣很熱情,但是,你們不覺得我們應該先開始工作了嗎?」 「工作?」「現在就要工作?」「第一天就要工作?」「連臺灣小吃都沒吃過就要開始工作?」「連賣臺灣小吃的檳榔西施小姐都沒看過就要開始工作?」 眾人張大了嘴,面面相覷,然後交頭接耳起來。 「不愧是大都會曼哈頓來的欸,這個認真喔!」阿魯咳了兩聲,「好吧,不愧是我們的少年H,好!我們先來工作簡報。 」 「嗯,麻煩你們了。 」少年H微笑。 「我找找。 」阿魯從他那淩亂辦公桌上,抽起一袋幻燈片。 「放投影片,阿胖,關燈!」 「遵命,老大!」 少年H看著臺灣小組成員忙碌的奔走,把被文件和雜誌報紙深埋的投影機給"挖"出來。 阿魯則是忙著從他淩亂的抽屜中,找出那幾張「事件」相關的資料。 整整經過十分鐘,這一切才就定位,少年H並不是一個苛刻的人,這時候也不禁哼了幾聲。 臺灣獵鬼小組,這樣的工作態度,實在太散漫了。 可是,就在日光燈被切掉,投影片放上的瞬間,少年H高手的直覺卻突然一動。 他身旁這些奇形怪狀,不修邊幅的臺灣獵鬼組員,集中力卻陡然一變,變成隨時接受命令,蓄勢待發的狀態。 連剛才老好人模樣的阿魯,手指投影片,也露出一代領導者的氣勢。 「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四個月前,我們臺灣進了一款新的網路遊戲,它的名字就叫做『Hell』,中文名稱是『地獄遊戲』。 這遊戲在短短的四個月內,就橫掃了整個網路遊戲市場……成為有十萬玩家的熱門遊戲。 」阿魯說道。 「網路遊戲?」少年H問道。 「網路遊戲是一種虛擬實境的電腦遊戲,它與一般遊戲最大的不同,是它可以透過網路和其他電腦的玩家聯機。 目前臺灣網路遊戲非常的盛行。 」擅長電腦的眼鏡猴回答道。 「原來這種叫做網路遊戲,請繼續。 」少年H點頭。 「這樣說,天師應該就懂了。 」阿魯繼續說道,「原本這種商業行為,與我們是毫無干係的,但是就在數個月前,卻連續發生了,將近十件玩家無故猝死的案件,死者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在電腦前面,沒有任何徵兆……」 「猝死?!」少年H訝異的說,「你是說遊戲會殺人?」 「不,我並沒有這樣說。 應該說我沒有證據,我們政府為了避免恐慌,還延請醫學人士對外宣佈,這些死者是因為長時間坐在電腦前面,缺乏運動,造成血拴致死……但是事實並非這麼單純,根據我們組員們不斷的追蹤調查,發現發生猝死的玩家,竟然不約而同,都是在玩同一款遊戲『地獄遊戲』的時候,突然暴斃的!」 「嗯……」少年H點頭,「可是幾樁猝死案件,實在很難跟遊戲本身扯上什麼關連。 」 「沒錯。 所以我們繼續深入追蹤。 」阿魯點了點頭,「眼鏡猴,把你的調查結果報告一下。 」 眼鏡猴扶了扶眼鏡,走到前面,手中拿著一台奇特的機器,這機器約莫手掌大小,前方有個小小的天線,乍看之下,像是變形過的收音機。 「這是我的發明,『靈力偵測儀』。 它的作用就是偵測出人或物體是否含有靈力,它是我辦案的一大幫手,我常靠它找出犯人的蹤跡。 」 「靈力偵測儀?」少年H微微詫異,「這東西很棒啊。 」 「別這樣說,被天師稱讚我會驕傲的。 」眼鏡猴微微一笑,扶了扶眼鏡繼續說道,「我利用『靈力偵測儀』偵測的結果,竟然發現每個猝死的人身上,都帶有非常細微的靈力反應。 甚至,這整個遊戲,都散發著一種奇特的靈力波長,只是非常細微,而且若斷若續……」 「這遊戲和靈界有關?」少年H驚道,這樣的推論十分讓人震撼啊。 「恐怕是的。 」阿魯這時候又開口道,「而且無獨有偶的,剛好在遊戲發行的四個月間,我們臺灣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件,更讓我們心聲疑竇。 」 「什麼事件?」少年H問道。 「這件事乍看之下毫無關連,只是時間上太過湊巧。 這四個月以來,申請入境臺灣的妖怪突然暴增!增為原來的五倍之多。 甚至比農曆七月觀光旺季,『鬼門開慶典』所吸引的鬼怪人潮還多。 而且……」阿魯的雙眼在幻燈片光線的照射下,充滿智慧的雙眸散發出濃濃的擔憂。 「而且,我怕這只是臺面上的數字而已。 」 「臺面上?你是說,真正進入臺灣的鬼怪,恐怕不只這個數?」少年H問道。 「是的。 光是透過合法管道,進入的妖怪就已經激增成五倍。 讓我不由的擔心,那些不能見光的妖怪,究竟有多少偷渡入成功了?這數字恐怕已經超過我們所能掌握的了!」阿魯歎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尤其想到,恐怕不少『黑榜』上的妖怪已經踏上這片和平之島……」 「不對啊。 」少年H問道,「這麼大規模的妖怪移動,應該是會驚動地獄總部才對,怎麼可能總部還沒有任何動作?」 「照理說應該是。 」阿魯點了點頭,「可是,還有一件非常非常奇怪的事情,所以總部決定採取靜觀其變的態度。 」 「什麼事?」少年H皺眉追問。 「這些妖怪做了什麼事嗎?」 「不!恰恰相反,這些妖怪什麼事都沒做,可是就是因為這樣,才特別讓人生疑!」阿魯激動的說道,「照理說這麼大量的妖怪移入臺灣,一定有某種目的才對,所以,他們一定會做某些出超乎尋常的舉動……可是,沒有!什麼都沒有!我們只收到消息,不斷有妖怪潛入臺灣島,但是卻什麼都沒有發生!更讓我十分擔憂。 」 「啊……」少年H沉思起來,整件事看起來真的不單純。 「是啊,所以我們才冒昧寫一封信跟您求援,因為我有種預感,這件事絕對不簡單。 」 「嗯,我知道了。 」少年H深深吸了一口氣,沉思著,這件事的確相當離奇。 兩個看起來毫不相關的兩件事,「網路遊戲連續猝死」和「大規模妖怪移動」,一定有某種關連才對!可是,這兩件事,到底存在著什麼關連呢? 這時候,少年H突然感覺他的腰際一陣鳴動,手機響了。 少年H拿起手機一看,不由的訝異, 來電者,竟然是「蒼蠅王」! 這位在地獄位高權重的大人物,有什麼急事?需要通知已經離開曼哈頓,遠在臺灣島的少年H? 第九節 壞消息 「少年H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爽朗的男聲。 「我是黑無常!我借我老大的手機撥給你!」 「我是少年H。 」少年H笑道,「黑無常,好久不見了。 」 這句「黑無常」一出,原本正高談闊論的臺灣獵鬼組員們,同時噤聲,注視著少年H,露出又驚又羨的表情。 黑無常在地獄的名氣,也是十分響亮的。 「嗯,臺灣那裏好玩嗎?」黑無常笑道,「據說小吃很棒!有沒有吃過?」 「剛到不久,還在適應。 」少年H露齒一笑,「怎麼?黑無常大人平常不是忙的要命,怎麼會有這份閒情,打電話問候小弟啊?」 「呵呵呵呵,忙?再忙也要跟你打通電話啊!」黑無常發出震耳欲聾的大笑。 「不過,話說回來,我打這通電話的目的,的確不只跟你問候那麼簡單。 」 「嗯。 」少年H笑著說,「請說,我知道地獄越洋電話也很貴的。 」 黑無常聲音突然放低,神秘的說,「這件事情現在仍是最高機密,現在仍被地獄當局封鎖,你可要保密啊,要不是看在我們是老朋友的份上,我才不肯冒險通知你。 」 「這麼神秘?」少年H皺了皺眉頭,「那黑無常你真夠朋友,不過你不擔心你的頂頭上司……」 「擔心,當然擔心啊。 」黑無常低聲說道,「不過天垮了有人撐著啦。 呵呵,你以為我用誰手機撥的電話?」 「究竟是什麼事?別賣關子了!」少年H有些訝異,有人撐著?黑無常指的是那個鐵面無私的蒼蠅王嗎?這機密竟是蒼蠅王要洩漏給少年H的?那肯定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消息了。 「嗯,因為這件事跟臺灣有密切的關連,所以我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知會你一聲。 」黑無常的語氣變得沉穩,慢慢的說道。 「少年H,你知道『黑榜』的十六頭目,四張老K的含意嗎?」 「當然知道!」少年H答道,「老K代表的是握有軍隊的強者。 怎麼了?這件事……跟黑榜的十六頭目有關?!」 「有關!有關!而且關連還不小。 」黑無常苦笑。 「根據可靠的線報,有位K字輩的強者,出現在臺灣島上……」 「什麼?!」少年H一驚,「是誰?」 「領有紅色鑽石的老K,有『魔王』之稱的日本王者……」黑無常咽下一口唾液,慢慢的說:「織田信長。 」 「魔王,織田信長!」少年H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被地獄列為黑榜十六頭目之一,通緝五百年依然逍遙法外的的織田信長,現在在臺灣?!」也許是少年H的這聲驚呼太過響亮,引起臺灣獵鬼小組一片譁然。 「什麼!?」「什麼!!你說什麼!?」「什麼!!!魔王織田信長……在臺灣?」「不會吧!這人手下擁有數萬武士軍團,是超可怕的魔王欸。 」 少年H面色凝重,暗示獵鬼小組稍安勿躁。 同時他耳中繼續傳來黑無常的聲音。 「正是。 」黑無常歎道,「而且,恐怕不少黑榜上的成名人物,此刻都偷渡到臺灣島了。 」 「糟!」少年H握住手機的右手隱隱冒汗,「地獄總部那頭呢?他們怎麼反應?」 「這群老傢伙,哼。 」黑無常哼了一聲,「他們現在還在開會,忙著確認消息的正確性,等到他們確定了,事情早就不可收拾了!『地獄列車事件』就是這樣!這群老糊塗!」 「那事情已經這麼嚴重了,我們只能孤軍奮戰?」少年H瞄了一眼他眼前這些臺灣獵鬼組員,憂心更甚。 「嗯,放心,蒼蠅王老大現在正在幫你們協調日本地獄總部,他們追緝織田信長上百年了,可能會派人去幫你們……」 「只有一個日本總部?不夠啊。 」少年H的聲音有些急了。 「而且還是『可能』而已……」 「我們會儘量想辦法的。 」黑無常歎了一口氣,「有什麼事情保持連絡。 往好方面想,至少還有你現在在臺灣。 」 「我……唉……」少年H歎了一口氣。 這位魔王織田信長,論能力,肯定是吸血伯爵德古拉的級數。 加上他手底下超過萬名的兇狠武士團。 如果他真要作亂,十個少年H也不夠死啊。 「我先收線了。 」黑無常低聲說道。 「對了,蒼蠅王老大剛才還要我傳一句話給你……」 「蒼蠅王要傳話給我?」少年H精神一振,這位威名遠播的地獄賢者,蒼蠅王,要給他什麼關鍵的提示嗎? 「是的,老大要我跟你說……」黑無常點頭道,「『保重了,小子!』」 「什……什麼?就這句話……喂!喂喂……不會吧!你叫我怎麼保重……」少年H呆呆的看著手機螢幕,說道:「掛斷了。 」 少年H一抬頭,五個臺灣獵鬼小組的成員,正憂心的看著他。 少年H摸了摸自己額頭。 慘了啊!真是慘了! 第十節 夜市 「所以說,第六大魔王.織田信長現在正在臺灣島的某處?」阿魯問道。 「正是。 」少年H歎了一口氣,「黑無常還說,根據線報,許多黑榜上有名的妖怪,都已經用盡各種方法,潛入臺灣島了。 」 「所以說,這座在地獄間以和平著稱的臺灣島,目前就像是埋了無數炸彈的地雷區,隨時可能爆發顛覆全島的危機?」阿魯沉重的說道。 」少年H感到一陣無法言喻的無力感,他甚至強烈的懷念起,之前與他並肩作戰的「曼哈頓獵鬼小組」。 面對這樣重大的危機,如果有J的領導能力,幽靈騎士的武術,吸血鬼女強大和無所不在滲透能力,狼人T俐落的動作,加上他本身的道術和武學,或許還有放手一搏的希望。 但是,他眼前的夥伴們,是五個吊兒郎當的臺灣獵鬼小組,撇開他們特別的能力不論。 眼前看來,臺灣獵鬼小組恐怕是史上最不堪一擊的隊伍之一。 「既然這樣,我們更不能坐以待斃。 」阿魯沉吟道,「阿胖,你們四個先帶少年H出去『那個地方』吧……」 「那個地方?」少年H問道。 「嗯,既然我們要面對這麼艱巨的任務。 」阿胖臉色凝重的點點頭,「那絕對要先到『那個地方』!」 「那個地方……究竟是……」少年H心裏燃起一線希望,「臺灣獵鬼小組的秘密基地嗎?還是……有什麼高手的地方?」 「那地方比你說的都還要重要!」娜娜用手挽住少年H的手臂,露出迷人的笑容,「你來,肯定不會失望的!」 「真的!」少年H精神一振,「那究竟是什麼地方……」 「那是臺北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眼鏡猴扶了扶眼鏡,「傳說臺北市三大夜市之『士林夜市』!」 「夜市?」少年H露出一種古怪的表情。 「你們的意思是……」 「出任務之前,當然要大吃一頓啦。 」阿胖歡呼一聲,「所謂的吃的飽飽,睡得飽飽,才能打一場好架!」 「啊……」少年H臉上爬過三條黑線。 「別擔心,臺灣美食包你滿意啦!」眼鏡猴拍了拍少年H的肩膀。 「我們的阿胖是美食老饕。 」 「天師。 」娜娜牽著少年H的手,甜甜的笑著,「您太嚴肅囉,跟著我們來吧,臺灣獵鬼小組不會讓您失望的。 」 走進人來人往的士林夜市,少年H才真正見識到了臺灣人潮的威力。 幾條狹窄的小巷,擠滿了各式各樣的商家,還有萬頭鑽動的人群,硬是把士林夜市擠得是水泄不通。 整整五分鐘,少年H他們僅僅前進了二十公尺。 比起少年H的故鄉,那片滾滾的黃土,一望無際的原野大江,同是中國血緣的臺灣島,顯得太熱鬧,也太擁擠了些。 不過,真正令少年H吃驚的,並不是這樣熱鬧湧塞的士林夜市,而是他靈敏的靈覺告訴他,這些人群中,竟混雜了不少亡靈和妖怪。 這些非人類跟著人群緩緩漫步,手中拿著熱騰騰的食物,還有些亡靈還攜家帶眷,一家子的死人,和樂融融的逛著夜市。 少年H眉頭皺了起來,臺灣獵鬼小組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人潮這麼擁擠的地方,怎麼還讓如此多的亡靈和妖怪自由行動?如果他們突然發難怎麼辦?這可是無法阻止的大災禍啊! 他右手握拳,一股浩然靈力隱然凝聚,曼哈頓獵鬼小組是不會容許這樣危險的事情發生的。 「天師。 」此刻,那個永遠打扮的新潮時髦的娜娜,彷佛感受到少年H的激動,她甜甜一笑,在少年H耳中輕輕說道:「來,跟我來,陪我逛街。 」 「什麼?」少年H錯愕。 「來嘛。 」娜娜拉著少年H,哼著流行歌曲,輕鬆的逛起街來。 「娜娜,不是我天師老生常談,也不是我太過固執,我覺得你們臺灣獵鬼小組,實在太……」 「噓……」娜娜對少年H微微一笑,將食指放在上唇,「你聽到嗎?」 「聽到……什麼?」 「有小朋友在哭。 」娜娜牽著少年H的手,急急的尋找起來,果然,在路旁發現了一個滿臉鼻涕和淚水的男孩。 「這小孩是亡靈啊。 」少年H正要說話。 卻看見娜娜蹲了下去,摸了摸小男孩的頭,像是個大姊姊般,溫柔的說道。 「小朋友,為什麼哭啊?」 「媽媽給我的一千元不見了……我不敢回家。 」小男孩抽抽咽咽的說道。 一千元不見了?」娜娜露出甜甜的笑容,指著地上說道,「那裏不是嗎?那裏有一張一千元呢。 」 「啊。 」小男孩撿起了地上的一千元,破涕為笑。 「謝謝姊姊。 」 看著小男孩停止哭泣,蹦蹦跳跳的離開。 遠方,另一個亡靈母親,對娜娜深深一鞠躬,然後牽著小男孩的手,消失在黑暗中。 娜娜緩緩的起身,回頭看見少年H正注視著她,露出深思的表情。 「抱歉,天師,你剛說到哪了?我們臺灣獵鬼小組……」 「嗯。 就當我沒說。 」少年H沉吟了一會,「我原本是想問你們,怎麼會放任這麼多的亡靈和妖怪在島上自由活動……可是……」 「可是……?」娜娜問道。 「我想我還要觀察。 」少年H微微一笑,他看到剛才娜娜用一千元冥幣,停止亡靈小孩的哭泣,還有在旁邊焦急等待的母親,竟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溫馨。 「觀察什麼?」娜娜露出不解的表情。 「呵呵,這說來話長。 」少年H笑的說,「你們讓我思考除靈者和亡靈之間的關係。 」 「呵呵,天師一定覺得,我們臺灣獵鬼小組很懶惰,這個夜市這麼多亡靈和妖怪,都不處理?」娜娜笑了起來。 「是的。 」少年H正色道,隨即又忍不住好笑。 「我不知道被奉為世界前三大的曼哈頓獵鬼小組,是如何對待妖怪……」娜娜注視著剛才小男孩離去的方向,又看了看滿街自由快樂的鬼怪們,她虔心的說:「我們只是將心比心,亡靈們如果在人間可以得到幸福,又何必要將他們強制送入地獄呢?」 「嗯。 」少年H頷首。 「我倒是從沒想過這問題。 」 「嗨!天師。 」這時,阿胖出現在他們的身後,遞給少年H一份小吃。 「嘗嘗看,臺灣的第一味。 」 「嗯……」少年H微微一笑。 這時候,眼鏡猴和小三,也慢慢的從不同方向漫步而來。 「嗨,天師,小吃怎麼樣?」 「還不賴。 」少年H滿口的韭菜,含糊的說道。 「你那邊情況怎麼樣?」阿胖遞給眼鏡猴一份小吃後,沉聲問道。 「賣雞排的蚱蜢先生說,他至少看到十幾個黑榜上的人物在臺灣出沒,但是沒有見到織田信長級數的人物。 」眼鏡猴咬了一口小吃,說道。 」少年H心中暗贊了一聲,原來臺灣獵鬼小組來士林夜市,不單是吃飽好打架?他們在收集情報? 「我這邊也是。 」娜娜說道,「我問過蟑螂鬼和蒼蠅鬼,他們都很害怕,臺灣到處都是駭人的妖氣高手,可是還沒有聽說織田信長的魔頭到臺灣。 」 「嗯,我問過地縛靈,他們也說沒看見符合的人物,像織田這樣的頭目級高手,肯定不會這麼輕易露臉,我們得再找找。 」 「我……有……消……息……」這時候,向來沉默的小三開口了。 「小三?你有什麼情報?」阿胖急問道。 「快說!」 「我……剛……去……問……過……廟……裏……的……駐……靈……」小三用非常非常慢的速度,一字一句的說道。 「請你長話短說,」眼鏡猴抓了抓頭髮,「老實說我到現在還不習慣你的說話方式。 」 「對……不……起……我……會……盡……量……長……話……短……說……」 「別鬧他了!眼鏡猴!」阿胖歎氣,「說重點!小三。 」 「是……的……」小三用力吸了一口氣,「有……手……下……織……田……」 「有手下,織田?」少年H叫道,「有織田信長的手下,在哪里?」 「在……那……裏……」小三手指一比,就在少年H等人身後不遠處。 三個穿著黑色夾克,身材高壯的年輕人,正一邊談笑,一邊吃著剛買來的霜淇淋,悠閒的走在人群中。 「這三人不像日本人啊……」娜娜疑惑的說。 「別忘了,我也不是老頭子。 」少年H低聲說道,「大家注意,別一直盯著他們。 」 可是,少年H這句「注意」還沒說完,對方一個染著金髮的年輕人,他細長的眼睛就瞄向了獵鬼小組。 男子細長的眼睛,慢慢的掃過這幾個人,嘴角逸出一絲笑意。 然後男子收回眼神,轉頭和他兩名同伴低頭說了幾句話。 然後,三人邁開腳步,不急不徐往夜市的出口走去。 「現在怎麼辦?」眼鏡猴剛被那金髮男子看得發毛,急問。 「你還不懂嗎?」阿胖望著那三人的背影,「這三個混小子,正在對我們下挑戰書。 」 「那現在……」眼鏡猴問道,專精電子儀器卻不擅戰鬥的他,也可以明顯感覺到對方三人的厲害,尤其是對方有恃無恐,竟敢在臺灣挑戰他們,足見他們的強橫。 」少年H冷冷的說道,「對方想打,又不想在夜市鬧開,正合我意。 」 第十一節 娜娜的靈絲 臺北.士林夜市。 前方三名織田信長的手下,手裏拿著霜淇淋,不急不緩的穿梭在重重的人群中。 少年H等五人,有如潛地追蹤的野獸。 緊緊的跟著前方的三人。 「眼鏡猴,他們是什麼身分,查出來了嗎?」隨著步伐的前進,阿胖問道。 「等等……」眼鏡猴手中握著銀色手機,突然手機發出滴滴兩聲。 有簡訊進來了,「消息來了!」 看到簡訊,眼鏡猴先是一呆,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然後朗聲念道:「剛才那個金髮細眼的男子,叫做毛利元就。 赫!黑榜排行第一百九十一名。 賞金高達五百一十萬,人稱妖將軍。 第二個是上杉謙信,人稱僧將軍,就是將頭髮理成平頭,穿著薄外套的那個男人。 這人在黑榜上比毛利更高,排行第一百四十六名,賞金是七百九十九萬。 哇!第三個……更不得了!頭髮梳的整整齊齊,穿著西裝外套的男子,他的名字叫做武田信玄,人稱鬼將軍。 他是織田手下排行第一的智將,黑榜排行九十九名,賞金一千三百萬。 」 胖子聽完,不由的舔了舔發幹的嘴唇:「看樣子,我們碰到織田信長的頭號部隊了?」 眼鏡猴臉色嚴肅,繼續說道:「織田信長手下四天王,分別是鬼將軍武田信玄,龍將軍伊達正宗,僧將軍上杉謙信,還有妖將軍毛利元就,光是四天王就來其中三個!?」 「咦……?」娜娜吃驚的低呼,「情況有變?」 只見前方的三人穿過了一個十字路口,僧將軍突然脫隊,往右側走去。 「怎麼辦?」眼鏡猴一呆,問道。 「娜娜,你的靈絲有辦法同時追蹤幾個人?」少年H問道。 「對!」娜娜微微一笑,「差點忘記我還有靈絲這招。 」只見娜娜右手往後一摸,一條細小到肉眼不能分辨的白絲,從她的後腰處,被抽了出來。 然後,娜娜用拇指和食指,輕輕的夾著這條白絲,短短的數秒鐘,這白絲竟然從原本渾濁的濃白色,逐漸透明,最後完全消失在空氣中。 「好了。 」娜娜笑了,把手指放在唇邊,輕輕吹去。 「去吧,我的白絲,去追蹤對方吧。 」 連少年H不由的讚歎,因為這白絲不只是透明,連他都嗅不出一絲靈力。 「真是厲害。 」 阿胖順口答道,「娜娜的五色靈絲,可是我們這行赫赫有名的,紅絲捆綁,白絲追蹤,黑絲突襲,綠絲張網,還有紫絲……啊!」 「紫絲是?」少年H看見阿胖突然打住,好奇的問道。 「阿胖,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永遠笑容可掬的娜娜,聽到阿胖提到紫絲,竟然臉色一沉。 「抱歉,抱歉。 」阿胖笑了笑。 「紫絲是不能使用的。 天師您這樣想就好了。 」 「嗯……」少年H知道每個靈力者,都有自己的絕活和秘密,基於保護個人隱私,所以他沒有再追問下去。 「只是,他們為什麼要分開?」眼鏡猴問,「我們該怎麼辦呢?」 「別理他,我們繼續追鬼將軍和妖將軍。 」少年H當機立斷的說道:「這恐怕是鬼將軍想出來的計策,要分化我們的實力,如果我們分兵力去追,不但削減了我們的力量,還可能讓我們派出的追蹤者陷入危險。 」 「啊。 」阿胖等人同時點頭,「的確是。 」 「因為對方有一對一打敗我們的自信,才敢做這樣的策略,如果我沒猜錯,這招的效果不只是如此,僧將軍根本不會走遠,他會繞到我們身後。 」少年H疾行中,臉色嚴肅的說道。 「這招叫做反追蹤,我們追蹤妖將軍的同時,也被僧將軍追蹤了。 」 「這樣……我們不是被包圍了?!」眼鏡猴急道,「腹背受敵!?」 「天師說得一點都沒錯。 」娜娜苦笑,「僧將軍的靈絲反應,確實顯示他並沒有走遠,就在我們後面三百公尺處。 」 「別緊張。 」少年H昂頭前進,「對方勝在三人功力皆同樣高強,而我們的優勢則在於團體作戰,如果我們能夠維持隊形不走散,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 「嗯。 」阿胖揉了揉滿是冷汗的手心,他想到從他加入臺灣獵鬼小組以來,從來沒有應付過黑榜上前五百名的角色。 如今,竟然一口氣蹦出三個黑榜百名的高手。 而且都還是賞金破五百萬的大角色。 這票,如果能全身而退,十年都吃不完了。 「這是我們接觸到織田信長的好機會,而且可能是解開地獄遊戲謎團的關鍵,我們絕對要活著回去。 」阿胖用力的說。 只是,眼鏡猴等人同時想到。 「如果,真的能全身而退的話。 」 第十二節 巷子 少年H一行人緊緊躡著眼前的兩人,後面的僧將軍則穩穩的保持三百公尺距離。 八個人,分作三團,在人潮擁擠的夜市互相追逐著。 少年H越來越心驚,不只是對方派出僧將軍,進行反追蹤的厲害手段。 更不可思議的,是此刻的速度。 前方兩人走路的步伐看似輕鬆,卻始終跟少年H等人保持在一百公尺左右。 而且厲害的是,他們腳步不慢不快,不讓少年H落後,也始終保持在一種速度,這樣的速度,就算少年H要發動加速突襲,他們也有足夠的時間反應。 光看幾個小動作,少年H就明白,六魔王織田,為什麼能穩坐十六頭目中的鑽石K了。 就看他手下的四天王,就知道能駕馭他們的六魔王是如何厲害。 「夜市出口到了……」阿胖低聲說。 前面兩個人踏著快捷的步伐,走出了熙攘的夜市,一個轉身,鑽進入了旁邊的小巷。 「糟糕。 」少年H微微沉吟,「這樣的小巷最容易埋伏……」可是,正在少年H思考之際,阿胖等人見到鬼將軍和妖將軍突然晃入小巷,連忙邁步追去。 「等……」可是少年H這句等等還沒喊完,阿胖等人已經奔入了小巷中。 「糟糕,太急了。 」少年H歎了一口氣,跟著閃身進入小巷中。 一踏入這條小巷,裏頭陰暗潮濕,人煙稀少,與剛才熱鬧明亮的夜市,形成強烈的對比。 而且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空蕩蕩的長巷,哪有妖將軍和鬼將軍的影子?少年H心頭浮起一陣不安。 不對,不對。 少年H走在陰暗的小巷中,寒風呼呼的吹著,除了幾聲野狗的呼嘯,竟然沒看到半個人影?在熱鬧繁華士林夜市旁的巷子,怎麼可能荒涼至此?!少年H一轉頭,看到阿胖等人也同樣露出不安的表情。 「難道,這條巷子……」少年H皺起眉頭。 「是……」娜娜聲音有些發抖,下意識抓住少年H的手,「『結界』?」啪啪啪啪啪啪……娜娜這句『結界』一出口,小巷角落傳來一陣掌聲。 「呵呵,答對了。 」剛才染著金髮的妖將軍,穿著黑色夾克,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修長身材,慢慢從出現在巷子另一頭晃出來。 「妖將軍。 」少年H鎮定的微笑,昂然踏前一步。 「就憑這樣的結界?想困住我們獵鬼小組?」 「這樣的結界?」妖將軍細長的眼睛,閃過一絲邪光,「看來你根本沒搞清楚,你踏入了什麼地方啊!」 「是嗎?」少年H氣勢依然不減,他深知敵我兩方對戰的道理,氣勢如果先弱于對方,就等於輸了一半。 「原來妖將軍有張『結界』的能力?這樣的能力在靈界可不多見啊。 」 「錯了錯了,錯的離譜。 」妖將軍笑道,「這結界並不是我張的。 」 「?」 「所以我說,你根本沒搞懂踏入了什麼地方。 」妖將軍大笑起來。 「基於網路遊戲的規定,我在這裏正式宣佈,歡迎光臨『地獄遊戲』,親愛的五位玩家。 」 臺北市,一棟年久失修的公寓。 公寓的電梯正緩緩的上升,數字的光點從10,11,12,到了『13』,停住!咚一聲,電梯停在十三樓。 十三樓的電梯門旁,一個身材矮小,衣衫破爛的中年男子,正蹲在地上畫圈圈,嘴裏念念有辭。 鏘鏘……電梯門慢慢的打開。 中年男子沒有抬頭,依舊蹲在地上,嘮嘮叨叨的念著,「我又沒有說要讓你們住……你們這群王八蛋獵鬼小組霸佔我的家……討厭討厭……」 鏘,電梯門終於完全打開。 地上,一個長長的影子,從電梯裏頭延續出來。 咚,咚,咚,伴隨著沉重的腳步,影子的主人踏出了電梯。 「你們要賠償我啦,最近都沒有遊行,我失業了!我要你們賠償!不然我就要把你們趕走……咦?」落魄的中年男子突然住口,茫然的抬起頭。 在中年男子醉眼朦朧的雙眼中,映出了一個男人,一個陌生人。 這個男人,很高。 這個男人,正看著這裏。 這個男人,只有一隻眼睛。 這個男人露齒一笑,右手伸入腰部。 不知道什麼東西,銀色的,在中年男子眼前閃過。 然後,中年男子突然感覺到,整個世界竟然旋轉起來。 原本在眼前的電梯門消失了,接著,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背部。 然後他又看到了電梯,又看到自己的背後,就這樣不斷的重複,不斷的重複。 短短的一秒鐘,他就看到電梯三次,自己的背部四次。 這是怎麼回事? 而且他覺得自己越來越高,越飛越高,已經高到可以俯視自己的身體,正蹲在地上。 不過那個身體有些不太對勁。 少了什麼啊? 但是,少了什麼呢? 碰! 他的額頭撞上地板,這瞬間,他突然明白了,那個身體究竟是少了什麼? 少了一顆頭。 他的頭竟然被斬斷了。 難怪電梯會旋轉!原來是他的頭在轉! 可是,中年男子沒有辦法再想下去了。 一切都凝結 第十三節 危機 臺灣 獵鬼小組總部。 身為臺灣獵鬼小組的組長,阿魯,正凝視著電腦螢幕,向來莊嚴優雅的他,此刻卻露出罕見的焦躁神情,嘴裏喃喃的念著。 「快點!快點!眼鏡猴好不容易才掌握了臺灣被黑榜高手滲入的證據。 我得趕快連絡上亞洲總部,將照片傳過去才行!」 「怎麼搞得?」阿魯用力拍了一下鍵盤,「對亞洲獵鬼總部的電話中斷!傳真也失敗!現在只剩下網路,卻又比烏龜還慢!?」 阿魯右手又連按了好幾下滑鼠,好不容易,電腦螢幕上出現了一行字。 『亞洲獵鬼小組,歡迎光臨!!本網頁正舉行最愛神魔大投票』這一行短短的跑馬燈,停停走走的出現,延遲十分嚴重。 「啊!早知道當初不要貪小便宜,XX電信網路真是太爛了!」 阿魯執起電腦的轉接線,把眼鏡猴剛從夜市中傳來的「妖將軍」,「鬼將軍」,「僧將軍」照片,一一傳入電腦中,然後再透過無遠弗界的網路,傳向遙遠的亞洲獵鬼總部。 阿魯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總算開始上傳了。 雖然慢了一點……」 正當阿魯喘了口氣,準備起身替自己倒一杯熱茶時。 他看著眼前,突然一呆,心臟怦怦跳了兩下,鐵門,是什麼時候被打開的? 士林夜市外頭的小巷。 「地獄遊戲?!」少年H等人齊聲驚呼,「這裏是地獄遊戲?!」 「正是。 」妖將軍露出詭異的微笑,「你們就好好享受這個遊戲吧。 」妖將軍一說完,他身後咻的一聲,憑空浮起一道黑色的漩渦。 他微微冷笑,將右腳踩進了漩渦裏頭。 「再見了,各位玩家,如果你們還能活著的話……」 「他要逃走!」娜娜見狀發出驚呼。 「糟!來不及了!」 可是,就在娜娜驚呼之際,有個人的動作,卻比她的聲音更快,有如一道閃電,竄了出去。 原本被娜娜緊緊牽著的那只手臂,瞬間抽起,追向前方,不是別人,正是少年H。 「好欸!」阿胖等人同聲歡呼。 「天師!」 少年H面帶微笑,彷佛在自家門前散步般,同時雙腳抬高一蹬一起,整個人竟有如淩空飛行般,瞬間越過長長的小巷,落在妖將軍面前。 「梯雲縱……」阿胖目視著前方,雙眼呆滯,口中喃喃念著。 「原來不是小說,是真有這麼一招啊……」 妖將軍看見少年H神乎其技的來到他的面前,大吃一驚,原本半個身體已經進入黑色漩渦,就要離開的他,突然覺得右肩一沉,整個人彷佛被定住般不能動彈。 少年H的手,已經搭在妖將軍的肩膀上。 「既然是好朋友,那就留下吧。 」少年H微微一笑。 「找死!」妖將軍高聲怒吼,肩膀一甩,想卸去少年H的左手。 同時,妖將軍原本在漩渦中的的左手,猛然從漩渦中抽起,還握著一把銳利的鬼頭刀,對著少年H狠狠刺去。 妖將軍想趁著少年H躲避鬼頭刀之際,脫去那只放在妖將軍肩膀上的手臂。 「耍狠?你還差多了。 」少年H冷笑。 少年H那只壓在妖將軍肩膀的左手,輕輕一旋,竟然借著妖將軍自己的力量,將他帶出了黑色漩渦。 「多跟貓女學學吧。 」 妖將軍驚駭莫名,他只覺得身體好像被一個巨大的齒輪攪住,失去平衡,身不由己的被往前拖去。 跟著少年H的手腕一轉,妖將軍的身體更是的跟著轉了一圈,等到他好不容易才從旋轉中清醒過來,已經完完全全被拉出了漩渦之外。 「你……到底是……」妖將軍踉踉蹌蹌的被少年H給拉了出來,而且半身酸麻,竟被少年H一路拖著,走向阿胖那頭。 「你就當我們的人質,帶我們……」少年H話說到一半,眉頭一皺,回頭直視那個黑色漩渦。 因為,少年H看到了一隻拳頭,從漩渦中追了出來。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拳頭,就算上頭握著足以殺人的利刃,少年H仍有自信,可以輕易閃過。 只是這個拳頭不同。 完全不同。 只是單純的一個拳頭,竟然發出如此駭人的氣勢,彷佛整條小巷都被這個拳頭的氣勢塞滿,明明就是饅頭大小的手,此刻看來,卻如同一台時速兩百的巨型坦克。 光看這樣簡單的一拳,就知道織田手下的真正強者終於出來了。 少年H不敢托大,左手放開妖將軍,雙手柔轉,在胸口畫出一個太極的圖形。 轟! 拳頭有如炮彈,轟然一聲,撞上了少年H懷中的太極圖。 「啊……」阿胖等人同時一呆,在拳頭和少年H相撞的剎那,他們甚至感覺到在少年H和拳頭主人間,爆出一股強勁的勁風,將少年H的頭髮整個吹了起來。 少年H心中雖驚,臉色卻是一如往常,右手左手交替畫圓,一層一層卸去拳勁。 這拳勁雖然驚人,但是在少年的雙手中,拳力卻不斷被卸去,終於逐漸衰弱起來。 緊跟著,少年H終於看見了拳頭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理著平頭,穩重沉默的僧將軍。 僧將軍看著自己的右手拳勢,不但沒有像往常那樣,將敵人瞬間擊碎,還被少年H雙手環住,而且拳頭上好像被加了千縷萬縷的柔線,越發越沉重起來。 僧將軍罕有表情的臉,閃過一絲驚異,一字脫口而出。 「好!」同時間,少年H感覺到周圍幾道紅絲飄來,正是娜娜的紅絲!他贊道:「娜娜,幹的好!快把妖將軍抓住!」 「遵命,天師老大。 」娜娜甜甜嬌笑,她雙手的十根指頭,此刻都纏著一條紅絲,彷佛一個傀儡師般。 她纖細的手指輕輕抖動,十根紅絲發出耀眼的紅光,往妖將軍身上捆去。 妖將軍冷哼一聲,剛才被少年H的一抓,讓他不能動彈。 竟沒能避開娜娜的十指紅絲,被紅絲捆個正著。 「哈哈,該我的靈錘了。 」娜娜的背後,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正是執起靈錘的阿胖。 阿胖雙手握錘,高高跳起,夾著巨大的氣勢,要一錘把妖將軍打成肉醬。 「第一筆千萬入袋啦。 」阿胖歡呼道。 「還早吧。 」突然間,一個幹啞的聲音從漩渦中傳出。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阿胖的靈錘重重落下,卻沒有對妖將軍造成任何傷害。 阿胖一呆,拿起手上的靈錘一看,這個號稱臺灣第一堅固的錘子,竟然被某種利器,連錘帶柄,齊腰削斷,只剩下阿胖手中的半截。 阿胖正詫異時,突然聽到娜娜尖叫,「阿胖趴下!」阿胖聞言,身形急蹲,他只覺得頭上一陣銳利的陰風飄過,伴隨滿天飛舞的紅絲。 連娜娜的紅絲也被割斷了? 陰風過去,阿胖急忙抬起頭,只見一個身著西裝外套,頭髮梳的整齊的男人,手中握著一把通體發黑的武士刀,威風凜凜的擋在妖將軍前面。 「鬼將軍?」阿胖一驚,原本蹲著的他,一屁股跌在地上。 「僧,奇異的少年,你們兩個住手吧。 」鬼將軍面無表情的看著僧將軍和少年H。 少年H看了看跌倒在地的阿胖,紅絲被斬斷的娜娜,知道在鬥下去,臺灣獵鬼小組恐怕要全軍覆沒,他輕鬆一笑,雙臂張開,放開了僧將軍的拳頭。 鬼將軍面無表情,一手拉起身體半軟的妖將軍,對僧將軍說:「僧,煩請你殿后。 」然後鬼將軍和妖將軍兩人,同時躍入了那個黑色漩渦中。 「不愧是智將鬼將軍。 」少年H苦笑,「出手時機恰到好處,不但將整個戰局扭轉,還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 僧將軍並沒有馬上離去,他徐徐轉過身來,雙手合十,對少年H做出一個武者敬禮的姿勢。 「今日能與高人一見,三生有幸。 」 「彼此彼此。 」少年H微笑回禮。 「你的拳頭,恐怕已經接近日本武術中的精粹『一擊必殺』了。 」 「是。 」僧將軍簡潔的說,「請閣下定闖過『遊戲』,敝人在『地獄台南府』恭候大駕。 」 「『地獄台南府』嗎?」少年H點頭,「放心,我也希望能分出勝負啊。 」 最後,僧將軍對少年H微微頷首,魁梧的身形進入了黑色漩渦。 一陣寒風吹過,漩渦已然消失。 長長的巷子,只剩下少年H等人,相互苦笑。 第十四節 地獄遊戲 士林夜市的小巷子。 少年H等人圍成一圈,討論接下來的計畫。 「看樣子,我們真被人家給困在『遊戲』裏頭了……」娜娜說道。 「嗯,按照妖將軍和僧將軍的說法,我們必須先在這個遊戲中生存下去……」阿胖沉吟道。 「網路『遊戲』?真是糟糕。 」少年H抓了抓頭髮,向來胸有成竹的表情,此刻卻露出幾絲迷惑。 「這年輕的玩意,我可真的是外行了。 」 「沒關係,我們這裏有個遊戲專家。 」阿胖一邊說,一邊用眼睛瞄了瞄眼鏡猴。 「眼鏡猴可是瘋狂的遊戲一族。 」 可是當眾人轉頭注視眼鏡猴時,他卻完全沒有注意到眾人的討論。 眼鏡猴四處走來走去,一會蹲在地上敲了敲地上的磚頭,一會摸了摸巷子的牆壁,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讚歎聲。 「喂,眼鏡猴!」娜娜雙手叉腰,叫道,「我們在說你,你有沒有在聽啦?」 「啊?」眼鏡猴猛然回頭。 「什麼?」 「一點都不專心!我們在問你懂不懂『地獄遊戲』啦!」 「『地獄遊戲』,你說這個遊戲嗎?懂?……應該說不懂……不,是有點懂,但是還不夠懂……」眼鏡猴話用興奮的語調,顛三倒四的說著。 「因為我發現,這『地獄遊戲』的設計者,實在太太太太厲害了。 他將這個遊戲建構在『靈子結界』中,然後再利用電腦網路的虛擬實境,提供了一個管道讓玩家進入遊戲。 這樣把『靈子結界』、『現實』和『網路』完全結合在一起,絕對是神魔級的天才科學家才能有可能辦得到啊!!」 眾人聽到眼鏡猴批哩趴拉講了一堆什麼『虛擬實境』、『網路』、『靈子結界』的專有名詞,都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 娜娜嗔到,「不懂,眼鏡猴你要簡單一點啦?!這樣聽不懂。 」 「我的意思是,設計者先設計出一個『靈子結界』。 然後這個靈子結界等於一個介面,同時溝通『現實』和『網路』。 就像我們的入口是『現實』,而一般的玩家的入口是『網路』,但是我們都能進入遊戲裏頭。 」眼鏡猴越講越激動,講到後來,雙手竟然揮舞起來。 可是眼鏡猴越激動,大夥迷惑的表情就越來越明顯。 眼鏡猴想了一會,他找了一根樹枝,沙沙的畫了起來。 「地獄總部就是利用靈子音波同調的原理,來引渡地獄列車從人間進入地獄。 」 「對!」眼鏡猴聽到少年H這樣說,用力拍了一下大腿,整個人跳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 「肯定是!這人肯定是用音波同調的設計,把我們接引到這個結界來!哇!如果是靈子同調,只要把頻率跟網路的電磁波調成相同就好了!哇!」 眾人看到眼鏡猴越來越興奮,不由的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會心一笑。 他們決定眼鏡猴要發瘋就讓他去瘋,現在來討論下一步計畫比較重要。 只是這時,原本沉默無聲,有如隱形人的小三,卻比著地上的圖,著急萬分說道。 「如……果……不……只……人……間……和……網……路……還……有……」可惜小三天生講話慢條斯理,他講了半天,也沒人懂他的意思。 「什麼啊?」眼鏡猴皺著眉頭,看著小三比著地上的圖,他削瘦的臉龐漲得通紅,偏偏說起話來一字一停,讓人聽的一頭霧水。 「這個圖有什麼問題嗎?」眼鏡猴又問道。 「難道我畫錯了?」 「不……是……圖……沒……有……問……題……只……是……」 「小三。 」娜娜說道,「你是不是覺得這圖有什麼不妥?這樣吧,你把不妥的地方,也畫出來好不好?」 小三用力點了點頭,拿起樹枝,在地上沙沙畫了起來。 才畫到一半,包括少年H,所有人咦的一聲,發出驚歎。 因為,小三在圖的最下方,補了兩個字。 「對!!就是這樣,我懂了。 」阿胖用力拍了他胖胖的腦袋瓜一下。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那些玩家會暴斃了。 小三假設遊戲不只連接現實和網路,也連接到地獄,玩家們就是誤闖地獄,才會暴斃的!」 「可是地獄為什麼要抓他們?」娜娜問道,「我不懂,這些玩家又沒有罪……」 「問題並不在這。 」這時,原本沉默的少年H突然開口。 他露出罕見的嚴肅表情。 「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那些黑榜妖怪,要不遠千里從世界各地來臺灣?地獄將這些黑榜妖怪從地獄放逐超過千年,並且利用『地獄列車』嚴格控管進出地獄的人員,就是深怕這些黑榜妖怪們,回到地獄,回到他們的地盤作亂。 」 「所以……」阿胖急問道,「天師,您的意思是……?」 「如果這個遊戲真如小三所推測,可以溝通地獄的話,那臺灣遭到黑榜妖怪滲透的原因就很明顯了,他們只是『路過』臺灣……」少年H沉吟道。 「黑榜妖怪們真正的目的,恐怕是遊戲中的……」 「真正地獄?!」眾人齊聲說道。 隨即,每個人都同時想到了一件事,臉色驟變。 「這麼多黑榜妖怪……同時要回地獄……為什麼……?」 眼鏡猴沒有剛才的興奮,還有些害怕,牙齒咯咯打顫。 「難道……難道……他們要集體……集體叛變?」 「恐怕是。 」少年H毅然站起。 「所以,我們現在最急迫的一件事,就是找出離開『地獄遊戲』的方法。 然後通知蒼蠅王,我們的老巢地獄,就被人翻過來了。 」 鏘當!瓷杯摔碎的聲音,響徹了臺灣獵鬼總部。 幾乎在杯子落地的同時,阿魯身軀趴下,恰恰躲過暗殺者的刀子。 暗殺者發出一聲冷笑,長長的武士刀,舉起,落下。 阿魯倉皇間,胡亂拿起桌上的書一擋,趴啦趴拉,書頁飛散,阿魯的右手被畫過一個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流。 飛舞的書頁遮住了暗殺者的視線,替阿魯爭取了短暫的時間,他奮而起身,不顧一切的往窗邊逃去。 「想逃?」暗殺者大笑,右手幾個俐落的動作,打掉眼前書頁。 「就算你從十三樓跳出去,還是死路一條。 」 「哼。 」阿魯低哼一聲,用盡全力奔跑到窗戶邊,不期然背後一痛,碰!整個人滾倒在地。 阿魯伸手往背後一摸,只見手上儘是鮮血淋漓,對方竟然有隔空出刀的能力?只有黑榜上的人物,才有這樣的功力啊?對了,那只獨眼…… 只見暗殺者微微冷笑,慢慢走了過來,手上的武士刀映照出銀色的光芒。 阿魯怒喝一聲,抓起地上的東西,使勁往暗殺者扔了過去。 暗殺者刀起刀落,這些被投擲過來的物品,登時變成碎片。 「身為臺灣獵鬼小組組長,靈力雖低,卻只有這種扔東西的能力?你未免太肉腳了吧?」 阿魯趁著機會,逃到了窗戶邊,呼呼的喘著氣。 「你想逃到窗戶邊?」暗殺者好整以暇,等阿魯靠上了窗臺。 「我也不想殺這麼弱的人,你總有些特殊能力吧……亮出來吧,我好不容易爭取到暗殺的角色,可不能比那三個人更無聊。 」 阿魯不斷的喘氣,眼神定定的看著暗殺者,然後一個翻身,竟從十三樓躍了下去。 「還是只會逃?」暗殺者歎了一口氣,「就算你是個飛行妖,你以為可以躲得過我的隔空刀氣嗎?傻瓜。 」 暗殺者慢慢的靠近窗臺,往窗外看去,不由咦的一聲。 他原本以為,阿魯應該會在沁涼的夜空中拼命飛翔,或是掉在地上掙扎著準備逃走。 可是,窗戶外頭,除了一株巨大無比的古樹,卻什麼都沒有。 「嗯?」暗殺者露出沉思的表情,「竟然不見了?不對,要逃出我的靈力監視範圍,以他的靈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是不可能的……咦?樹?剛才有這棵樹嗎?」暗殺者話還沒說完,他突然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古樹的樹幹,竟然微微顫動了一下。 「欸?」可是讓他吃驚的事情不只如此,這根蒼老的樹幹,不僅動了一下而已。 樹幹猛然舉起,以人類肉眼無法分辨的速度,轟然撞向窗戶。 碰!!樹幹撞破窗戶,玻璃碎片飛舞中,暗殺者來不及反應,整個人被粗大無比的樹幹,狠狠撞上。 第十五節 砍樹 臺灣獵鬼小組總部 只見,古木巨大的樹幹橫沖入窗戶內,激起無數的玻璃碎光,直撞剛才不可一世的暗殺者。 轟然巨響,暗殺者的身軀飛了起來。 明明是致命的一擊,結果卻讓人驚訝。 因為暗殺者雖然整個身體被撞飛,卻在空中翻了兩圈,穩穩落地。 「原來你是樹靈?」暗殺者看了看手中被震碎的武士刀,隨手拋在地上。 古木的樹葉震動,發出如雷般的回答。 ((( 正是,你是織田底下,四天王之一的龍將軍? ))) 「答對了。 」龍將軍一笑,「樹靈!哈哈哈,沒想到我這次的暗殺任務,會獵殺到如此珍貴稀有的靈種。 」 ((( 哼。 ))) 阿魯古木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那比一個人還粗的樹幹,有如他的手臂,再度揮舞起來,爆出驚人的氣勢。 龍將軍微微冷笑,右手伸到背後,拔出了另一把刀。 這一把刀,只是稍微離開劍鞘,薄薄的劍光,就讓阿魯感到一陣寒意。 ((( 這刀……這刀…… ))) 「這刀在黑榜上也有名字,它排行八十六,它是唯一一把以武器之姿,進入百名黑榜的兇器,記住了,它的名字……」 龍將軍將刀整個抽出來,雙手握刀,高舉過頂,刀身發出一陣沁寒的光芒。 整個房間,頓時彌漫在一片迷蒙的深藍裏。 「叫做,妖刀村正。 」 龍將軍一刀斬下,淒厲強大的深藍刀氣破空而出,穿過窗戶,劃過古木。 古木阿魯沒有哀號,沒有憤怒,只是原先舞動的樹幹,猛然一頓,從此靜止。 龍將軍慢慢的走向窗外的阿魯古木,手指,在巨大的樹身上輕輕一按。 嘎嘎嘎嘎嘎……古木身軀發出悲鳴, 被龍將軍這麼一按,剛才被妖刀村正劃過的刀痕頓時擴大起來。 刀痕越來越大,嘎嘎嘎嘎……直到透過整株樹幹。 碰!古木斷成兩截,上面那截狠狠地摔在地上。 只是一刀,這株以阿魯靈力所化的巨大古木,就這樣被硬生生斬斷。 龍將軍站在窗口,額頭滿是汗水,妖刀村正的破壞力極強,唯一的缺點,就是會吸收使用者大量的靈力。 就算是龍將軍這樣級數的高手,他一天也只能揮出兩刀而已。 「能讓我出妖刀村正,你也算是死的不枉了。 」「哈哈哈……」龍將軍大笑轉身,離開前,順手砸毀了那台正在輸送資料的電腦。 外頭,被砍斷的古木,慢慢的透明,然後逐漸在空氣中消失。 只是,無論龍將軍,電梯亡靈,甚至是組長阿魯,都沒有發現到一件事。 在龍將軍離開之後,總部的角落,飛散的報紙下面,有個小東西動了動。 小東西先是探出頭,確定沒有危險之後,在慢慢爬出來。 小東西的身形不大,大約一隻家貓的大小。 但是,它並不是貓,它有著赤紅的身軀,大大的眼睛,重要的是,它有一雙尚未長大的翅膀。 它是小火龍。 小火龍飛到古木屍體旁邊,低下頭,用鼻子嗅了嗅,突然露出驚喜的表情。 它高興的在地上扒了幾下,從土中挖出一個深色的種子。 然後,它小心翼翼的銜起種子,往無垠的夜空飛去。 臺北市士林夜市小巷。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娜娜問道。 「我猜想,我們現在既然身在遊戲中,只要走出這條巷子,遊戲就開始了。 」眼鏡猴扶了扶眼鏡,答道。 」少年H點點頭,「那我們走吧。 」 眾人慢慢的走到巷子口。 果然,巷子口的地上,有著一條白色粉筆畫出的線,還有一段潦草的字跡。 ----------------遊戲開始線-------------------- 本地獄遊戲版權所有,試驗性質,嚴禁轉錄。 本遊戲有相當的危險性,在你開始本遊戲的同時,請注意您自身的安全,若發生重大危險,本遊戲一概不負責。 「真是的讓人安心的遊戲警告啊……」阿胖苦笑。 「走了。 」少年H點頭,義無反顧的跨過了那條白色粉筆線。 這一瞬間,他有種奇特的感覺,彷佛身體瞬間被分解,然後又在瞬間被重組起來。 當他的清醒過來,他發現自己正身在一個黑暗的房間中,在他眼前,是一個巨大無比櫃子,櫃子上頭還有數不盡的抽屜。 這櫃子既高且寬,無論是高度還是寬度,都看不到它的盡頭。 而且櫃子上頭,每個抽屜都貼著編號和名字。 少年H微微遲疑了一下。 這時,房間裏頭,響起一個聲音。 (歡迎光臨地獄遊戲!請輸入您的姓名!若是新玩家,請按照程式註冊……) 「我是新玩家。 」少年H回應道。 (新玩家,歡迎您的加入,本遊戲有相當的危險性,請問您確定要加入此遊戲?) 「確定。 」少年H答道。 (謝謝您的答復,請您輸入您的名字,希望從事的職業,以及破關的條件。 ) 「名字是少年H……」 (『少年H』,滴滴……記錄完成。 請問職業?) 「職業,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職業說明,詳情請參考遊戲守則第12條:本遊戲共設有四個職業,分別是『士』、『農』、『工』、『商』,選擇職業後,遊戲將會依照您的職業提升等級,四個職業所得到的能力和武器也會不同……請您依照您的興趣,挑選一個最喜愛的職業。 ) 「這樣的話……既然我是讀書人。 」少年H沉吟了一會,「我選『士』。 」 (『士』……滴滴……記錄完成。 請您伸手觸碰眼前的圓盤,本遊戲將會替你設定破關條件。 ) 只見少年H眼前突然升起一個銀色的圓盤,圓盤的中央一個紅點閃爍,頗有科幻的氣氛。 「抱歉,什麼是破關條件?」 (破關條件,詳細請參照遊戲守則第25條:破關條件是玩家可以在遊戲之前,依照您內心的渴望,設定達成的目標,例如『商』屬性的玩家,希望能升到『地主』或是『億萬富翁』時,恭喜您,您的遊戲破關了!如果您的目的是當上一城之主,您將會在當上『城主』時破關。 破關時,您可以選擇繼續遊戲,或是離開遊戲……同時,本遊戲將會對所有玩家的條件保密。 ) 「如果,一直達不到目標呢?」 (您必須繼續參與遊戲,直到破關為止。 ) 「那不就等於困在遊戲中了?」少年H微微一驚,「還有機會機會離開遊戲嗎?」 (以網路玩家來說,您只要關機就可以了。 ) 「如果不是網路玩家?」 (……無法回答,無符合此問題之答案。 ) 「幫我設定遊戲條件?」少年H遲疑了一會,還是伸出了右手,輕觸眼前圓盤上的紅點。 (滴滴……設定完成……您的破關條件……是完成您四百年前的夙願。 本設定屬於特殊案例,編號S665,本遊戲將會為您安排。 ) 「夙願……」少年H臉上那天真活潑的神情一呆,換上了無法言喻的驚訝表情。 「你們這遊戲……究竟是什麼?你們可以完成我的夙願?等等……」 (新玩家:少年H,登錄號碼H51113784,職業『士』,您的抽屜號碼是hhhhh,謝謝您的加入,請您盡情享受本遊戲。 ) 「喂!」少年H忍不住大喊道,「你們可以看透夙願?究竟是……」 可是,少年H還在大喊之際,突然眼前巨大的櫃子開始快速移動起來。 在他眼前,巨大的櫃子不斷上下左右移動,速度極快,少年不由得眼花起來。 櫃子終於停住了,隨即,一個抽屜從櫃子中彈了出來。 櫃子上頭的編號是hhhhh,而使用者的名字,正是少年H。 抽屜裏頭,有一個機器手套,還有一枚指環。 少年H剛拿起這兩樣東西,抽屜就咻一聲,收了回去。 然後,不知道哪里蹦出來的一道門,出現在少年H的身後,緊跟著,門自動打開了。 上方,同時傳來遊戲的聲音。 (玩家少年H,請您盡情享受,地獄遊戲。 ) 第十六節 靈力值 地獄遊戲中。 奇異房間的門,發出輕微的聲音,緩緩的打開了。 原本,少年H猜想,遊戲的場景應該是一片寬闊無邊的草原,或是頗有中世紀歐洲風味的城堡。 就他的認知,一般網路遊戲,應該都是這樣,為了讓玩家跳脫現實,才設計出來的奇幻世界。 但是,當他推開門一看,他不禁有些發愣,這裏……依然是車水馬龍的臺北市啊。 接著,阿胖等人也跟著出來了,他們推開自己的房間門,跟少年H出現在同一個地方。 「這裏……還是臺北市?」阿胖皺起眉頭,轉頭問眼鏡猴。 「是啊。 」眼鏡猴點點頭,「這款遊戲之所以可以橫掃臺灣市場,最大的原因,就是遊戲的背景,就是臺灣。 」 「真的假的?」娜娜也跟著出現,詫異的說。 「設計者竟然可以把臺灣的場景整個拷貝進入遊戲中?」 「所以這是一款相當神奇的遊戲。 」眼鏡猴扶了扶眼鏡,「各位,我先就我所知的網路遊戲知識,跟各位做個說明。 」 「請說。 」少年H他們同時說道。

次の

PChome線上購物

地獄少年

あなたの名前は? 地獄から舞い戻った男さ 私に会いたいの? ああ、会いたいね。 僕よりも力があるとは思えないけど。 そんな中、ADの阿部から「地獄少女」の噂を聞いたジルは、ワタナベを利用して地獄少女とのコンタクトを取ろうと図る…。 今話における登場人物• テレビ番組のサイキック能力対決でジルにインチキを暴かれ、惨敗する。 その後、ジルに対するその復讐心を彼に利用され地獄通信にアクセスすることとなり、そこにジルの名前を書き込むが、契約を交わせば自分も死後に地獄へ落ちることを知り、戸惑う。 自分の前に突如現れたのこと一目でを気に入り、「あいちゃん」「あいたん」と呼ぶ。 (CV:) 「 地獄少年」の異名を持つ生来のである美少年。 テレビ番組のサイキック能力対決でワタナベを負かし、彼を利用して地獄少女とのコンタクトを図ろうとする。 詳細は本人の項を参照。 阿部亜紀(CV:) ジルとよく絡んでいる女性AD。 彼に地獄少女の噂を教え、『ジル対地獄少女』の対決を企画する。 結末 地獄通信にジルの名前を書き込んだワタナベに黒い藁人形を手渡すあいだが、地獄少女と自身の対決を番組に取り上げようするジルの罠にまんまと嵌められることとなる。 しかし、あいや三藁の姿は本来ならば依頼人及び霊感の強い者にしか見えないため、藁人形から姿を変えたとは阿部をはじめとするテレビスタッフ達を幻覚で驚かせてスタジオから追い出すが、二人はジルの超能力によって一瞬で磔にされてしまう。 しかし自分に対して抵抗しないあいを徹底的に壁に叩きつけ、容赦のない攻撃を仕掛けるジルはあいを磔にして赤いドレスを着せ、一瞬で火炙りにするが、焼け死んだはずのあいは 「考え事してた」と無傷で生還を果たした。 そして、ワタナベが藁人形の糸を引かなかった為にそのまま立ち去ろうとしていたが、「恨んだジルにいつ殺されるかわからない」とワタナベが糸を引いたことによってジルは地獄へ落ちるのだった…。 「」 「また…だろ? 」 地獄流しの船の上、ジルはの群れに蝕まれながらも「何度地獄へ落ちても生き返り必ず勝負をつける」とあいに宣戦布告をするが、当のあい本人からは最後まで相手にされなかった。 余談 あいとジルの邂逅であいの脳裏に浮かぶ桜が舞い散る記憶、地獄流し完了後にあいの前に現れた少年の幻など、あいの過去が断片的に描かれており、それらが後の重要な伏線となっている。 ジルがあいへの宣戦布告通り、15年ぶりにまさかの復活。 地獄少女シリーズ放送開始15周年となる2020年にから発売・稼働開始した『』において今話の後日談『 続・地獄少女対地獄少年』が描かれ、ジルの復活とあいへの復讐劇が展開される。 詳細はジルの項を参照。 関連タグ 関連記事 親記事.

次の

少年ジャンプ+発『地獄楽』さらなるブレイクなるか? 孤島で繰り広げられる極悪人たちの死闘(リアルサウンド)

地獄少年

之類的 劇情嘛..... 老實說還真的沒啥可研究的.............................. 老實說還真的沒啥可研究的.............................. 還把小愛丟來丟去的? 瞬間拿出兩個稻草人把骨女和一目連召喚出來... 大概是在預告劇情差不多要到小愛的過去之謎了... 還能看見地獄少女..... 正所謂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他雖然把小愛摔來摔去,最後還放燒掉。 不過小愛好像還是不痛不癢的。 好像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

次の